也许是受了爸爸的刺激,成碧没有控制好情绪。她一下子就把这个问题甩上来,不管是杨子溪还是晏海清都觉得很突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的好。
尤其是晏海清,因为成碧直直地看着她,似乎只是想等她的答案,弄得她甚至都愧于找杨子溪求助了。
成碧眼睛红红的,情绪很不稳定。杨子溪一时不忍,就想开口否认。毕竟来日方长,以后找个合适的时机说明,总比现在要来的好。
况且……
杨子溪看了看陆阳文,他虽然没说话,但是似乎也相当震惊。
她一点也不想在陆阳文面前说这种事情。
“我们……”杨子溪开口。
“这个答案对你很重要吗?”
可才说了两个字,就被晏海清打断了。
晏海清一脸严肃地盯着成碧,问得相当认真。
她似乎想根据成碧的答案分类讨论,可她不知道,这个态度本身就是一种回答。
成碧吸了吸鼻子,表情脆弱又固执,看上去很狼狈。她一直以有主见有担当的形象示人,这个时候才显出一点少年人的本性来。“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至少能对我诚实。”
晏海清咬了咬嘴唇,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是的,我和杨子溪在一起了。”
晏海清思考的时候,杨子溪一直沉默着。既然晏海清决定去面对这件事情,那么就让晏海清拿主意吧。她只需要配合就好了。
晏海清的答案叫她有些惊讶,她以为晏海清会隐瞒过去--看在成碧这么痛苦的份上。
成碧的身体不自觉地颤动一下,含在眼眶里的眼泪掉了下来。她擦了一下眼泪,道:“我知道了,谢谢。”她又看向杨子溪,说:“祝福你们。”
杨子溪没有说话,觉得要是现在自己接话,更像是挑衅吧……
陆阳文的目光在三个人之间梭巡,看不出是个什么态度。
办公室里沉默了好一会儿,陆阳文方才犹豫问道:“你们……打算怎么说?”
杨子溪和晏海清照实说吗?那么成碧认错吗?
成碧决绝道:“晏海清和杨子溪没有去过酒吧,我也不是为了救别人才打架的,我就是故意挑事,蓄意斗殴。你们不用为我作证了,他不会听的。”
成碧表情很坚定,似乎就这样一锤定音了。
杨子溪道:“这样不好吧,你爸来这里就是想解决这件事情的……”
她觉得这父女俩的重点似乎不太一样。成父想要的是成碧为了打架这件事情本身道歉,但是成碧关注的是打架的动机。
成碧没有否认自己斗殴的事情,成父也没有说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