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刚刚坐下没一会儿就又起身,经过常易的时候听见对方诧异问道:“你们怎么又要出去?”
晏海清沉默不语地忽视了,杨子溪只好补充道:“上厕所。”
常易咂咂嘴,心想她们关系怎么这么好,连上自习的时候去厕所也要一块儿。
在去往厕所的路上,杨子溪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个事情:她们俩谈事情怎么老是去厕所,就算市一中的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是心理上也总是觉得怪怪的。
就像上一次她“壁咚”完晏海清之后,总觉得手上不太干净一样。
不过既然已经说好了要去,也就不好改了。上课的时候厕所里没有什么人,也能算是谈心的好场所。
走进厕所果然空无一人。窗户开着,风飘了进来,还有一点儿冷。
晏海清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杨子溪,问:“我刚刚是不是说错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厕所里便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不好意思,有人进来了么……我忘了带卫生纸,可以借我一点儿吗?”
杨子溪:“……”
晏海清吓了一跳,连忙住了嘴。还好没说到什么重要的地方。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卫生纸,从门缝里递了过去。
厕所里的小姑娘声音弱弱的,说:“谢谢……我待会还给你。”
也许这个小姑娘正在隔间里玩手机,也许是她刚刚进去,总之她拿到卫生纸之后也没有打算出来的动静。
杨子溪等了十几秒,对着晏海清做嘴型:“要不要上天台?”
晏海清点了点头。
她们出去的时候,那个小姑娘还说:“欸你们怎么就出去了,我还没有上完厕所,怎么还卫生纸?”
“……”杨子溪说:“不用还了,你留着吧。”
楼梯就在办公室旁边,她们俩悄悄溜上天台的时候生怕被班主任捉个正着,不过幸好有惊无险。
天台上没有遮挡物,风儿很是有一点喧嚣。
杨子溪和晏海清走到栏杆那里趴着,任凭风把刘海都吹乱了。
晏海清说:“我刚刚……是不是做错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杨子溪想了想,说:“为什么会这样想?”
晏海清咬了咬嘴唇,说:“我不知道……我感觉成碧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杨子溪看了看晏海清,说:“你是成碧的话,你会随便跟人家打架吗?”
晏海清想了想,说:“说实话,我不知道……成碧那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吧,我也不知道当天的情况。”
杨子溪又问:“那你觉得,成碧的爸爸到底是要干什么,真的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