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过界了?”
杨子溪指了指远处踢足球的,说:“看那边。”
晏海清依言看过去。
杨子溪拍了拍她的头,说:“要是我说过界,你是不是就要跟他们一块儿踢足球了?”
那俩业余足球队针锋相对,因为太不专业了,球在场地中间慢悠悠地滚来滚去。
晏海清弄不清楚其中的联系,问:“怎么了?”
“没什么关系,指给你看一下而已。”杨子溪说着站起来,道:“我们走两圈吧?”
杨子溪伸出手拉晏海清,她刚刚那样说,说白了就是调戏晏海清,激着对方动作呢。
细究之下,那个“界限”的约定根本没有那么严格,只不过杨子溪觉得两个人的关系需要一个缓冲。
她自认自己很是污浊,有点怕自己把持不住,到时候真的对晏海清做出什么。所以干脆竖根线在那里防着自己。
不管怎么说,晏海清还是一个十五岁的高中生呢,正是鲜嫩多汁的年纪,青春又无辜。
——所以你看,刚刚自己果然就没忍住。
她在心里暗自反省,下次一定要更加有自制力一些。小孩子不能老撩,还是要以学习为重,这几天晏海清自习的时候老抓她手,自习效率肯定没有以前那么高了。
想到这里,她提醒晏海清:“对了,上次班主任说过,期末考试全年级第一会有奖学金的。你有信心吗?”
晏海清犹豫了一下。她虽然是班上著名的学霸,但是想到班上那么多更著名的学霸,信心还是不那么足。
杨子溪鼓励地看着她,鼓励道:“加油,全年级第一多帅呀。”
这个奖学金本来就是她缠着杨永专门给晏海清设置的,要是被别人拿了,那不是肥水流了外人田?
虽然杨子溪对钱并不敏感,但是为他人做嫁衣这种事情,她也是要避免的。
晏海清犹豫地点了点头,说:“我尽力吧……”
杨子溪笑了笑,说:“我相信你!最近你完形填空的正确率提高了呢!”
晏海清有些汗颜,话是这么说,那是因为自己每天都在写英语呀。
看着杨子溪眼里的期待,她暗暗下定了决心。
.
也不知道是不是杨子溪那天说的话起了作用,晏海清自习的时候没有再抓着杨子溪的手了。
虽然上课听讲的时候还是不放手,有时候还会直接在手心里写字,充当小纸条。
晏海清似乎已经度过了最开始的受宠若惊期,渐渐打心底里接受了谈恋爱的事实,心思渐渐放回了规律的生活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