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阳文这句话一出来,大家都愣了,包厢里再一次沉默了。
“那个,”陆阳文有点慌乱,也许是怕大家误会。他纠结地指了指所有人,说:“在座……最……”
魏紫雨擦了擦面前的水,说:“哦,吓死我了……比较级,我懂。”她看了钟梨一眼,说:“瞎起哄,人家心里有人呢。又不是真表白。”
不管是不是比较级,或者陆阳文有没有撒谎,这一局的确玩得很尴尬。魏紫雨没等其他人评价,连忙又转了一下瓶子,说:“再来再来,这次看看是谁。”
瓶子慢悠悠地,指向了杨子溪。
杨子溪哀嚎:“不是吧--又是我?”
钟梨笑,“你比较背。”
“那真心话吧,反正刚刚那个大冒险跟真心话效果差不多啦。”杨子溪说。
石尧说:“刚刚问的是最喜欢的人……”他看了看杨子溪。
杨子溪嘴角弯了起来,她预感到这个问题可能是要出柜了,她看了看晏海清,把对方的名字放在了舌尖上。
晏海清似乎也有所感应,她羞涩地看了杨子溪一眼,然后喝了一口可乐。
她心里怦怦跳,几乎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质问。
“那杨子溪,在座你最讨厌谁啊?”可石尧最终这么问。
杨子溪:“欸?”
石尧摇头晃脑,看上去对自己的这个问题十分满意,解释道:“问喜欢没意思嘛,要是又尴尬了怎么办?还是讨厌好,是不是很难以启齿啊?那就对了!”
杨子溪的确觉得有点难以启齿。她看了陆阳文一眼,眼神恰好跟对方撞上。
在座七个人里,她最讨厌的,当然就是陆阳文了。
最开始也许是因为对方“背叛”了自己,但是到现在似乎还添加了愤怒和嫉妒——
对方上辈子凭什么抢了晏海清啊?
这个嫌恶来得莫名其妙,杨子溪自己也知道没有道理,这辈子的晏海清好好在她手上呢。
这根本是一种没办法解释的恶意。
杨子溪移开眼神,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晏海清。”
石尧:“啊啊啊?”
钟梨说:“屁咧,我看你最喜欢的是晏海清才对。”
晏海清:“……”她颇是哀怨地看了杨子溪一眼,虽然明白这个答案的性质,还是有点不服气。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她刚刚抢我碗里的鸡肉了,我不该讨厌她吗?”
这个答案几乎胡搅蛮缠,明显没说真话。可是杨子溪一口咬定,大家也没有办法了。一边指控她耍赖,一边又开始了新一轮。
杨子溪还在负隅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