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自己眼皮底下竟然发生这种荒淫无度的事情之后,钟梨便一直缠着问细节。
“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
“是因为晏海清老给你抄作业吗?”
“谁先表白的?”
“啊啊啊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正式在一起的你们居然不告诉我!”
她一边问一边装出叹惋的样子:“哎呀哎呀你们俩都谈恋爱,肯定不想要看到我们这两个电灯泡对不对?”
杨子溪好笑,把假装非礼勿视、溜走避嫌的钟梨拉住,说:“没有电灯泡,秀恩爱也就没有意义了对不对?”
她想到前段时间自己还在腹诽,为了自己即将成为钟梨石尧的电灯泡而心痛不已,转眼自己跟晏海清就反客为主,先把另外两人闪瞎了。
都是套路。
晏海清就在一旁羞涩地笑,时不时红着脸纠正杨子溪天马行空:“是杨子溪先表白的,你们不要听她跑火车!”
石尧啧啧啧,“这人真不靠谱,连这个都要骗。所以钟梨,不要问她了,直接问晏海清。你看晏海清就不像会说谎的样子嘛。”
晏海清:“……哈?”她一抬眼看到杨子溪笑得贱兮兮的,这才知道中计了。
都是算计。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虽然来得突然,也并没有影响四人小团体的集体友谊,更像是一种联谊似的亲上加亲。
毕竟这个集体的粘合剂是抄作业,晏海清大学霸手握这么重要的资源,友谊当然牢不可破。(误)
期末考试快到了,成碧也罕见地回归了学校,天天坐在座位上看课本。
杨子溪问:“怎么突然好学起来了?”
成碧道:“跟魏紫雨打赌输了,她让我放寒假前都要好好读书,至少要把期末考试考了。”
她表情很无奈,却又不止是无奈,还包含着妥协、忧愁之类的东西。
杨子溪心里觉得奇怪,成碧早知道打不过魏紫雨,那么这个打赌应该不是用武力定胜负的。成碧跟魏紫雨赌了什么?
当然她没有细究,别人的事情终究是别人的事情。
因为期末考试要来了,晏海清投入了比以往更多的努力。
一来,杨子溪的确是开过这个口的:考上年级第一多帅呀;二来,年级第一这个荣誉背后的奖学金数额也十分可观。
要是真拿到了,那就是爱情.事业双丰收。怎么看都是一笔钱稳赚不赔的买卖。
她向咖啡店店长请了假,店长十分爽快:“行,有空再来!海清加油!”
店长这边可以请假,舒梦雪的家教却不太好应付,期末考试前也是初中生学习最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