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完之后放了半天假,诚意相当不足。意思意思一下之后,第二天还是要按时上学,因为到了补课期间了。
虽然就隔了半天,但是大家的精神状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心情特别放松,听课也不认真。
补课嘛,说白了不就是讲个卷子、布置个作业、给下学期做个预热?
即使马上就要发成绩单,即使成绩单决定了寒假的快活与否,但是大家都松懈下来了,对于成绩的渴求没有那么强烈了。
当然,学霸不在此列,比如,晏海清。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晏海清一定相当在意。
每次老师进教室,她都会抬头看一眼有没有试卷。然后继续低头写教案——舒梦雪父母问她寒假有没有空,希望她能在除夕到来之前给舒梦雪补一两周课。
补课这种东西,家长永远不会嫌多。而舒梦雪喜欢家教姐姐,竟然也没有反对。
所以完成了期末这个小副本之后,晏海清又钻到钱眼里了。
毕竟马上就要过年了,就算她们家只有母女俩相依为命,该买的东西也还是要买。她自己在心里悄悄列了一个表,算完之后发现经济情况有点尴尬。
只能赚钱、赚钱、赚钱!
数学成绩是第一个出来的,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一个一个点上去拿卷子。
“常易150、成碧150、苏伊伊150……”
老师明显是按照分数降序发卷子的,但是满分卷子发了五六张了,眼看着都开始发149分的卷子了,还是没有晏海清的名字。
晏海清在学习上是理科挂的,数学上特别有灵性。她以为自己数学肯定没有问题,结果却不是满分,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数学老师念名字分数的节奏很特别,就是慢,慢得像是在凌迟处死一样。
晏海清越听越担心,姿势已经从低头换成了抬头,甚至连脊背也不由自主地挺直了,似乎坐得够高就能看到讲台上的试卷,就能看到自己的分数一样。
她眼里的担忧溢了出来,不由自主地握起了拳头。
杨子溪从未见过晏海清对成绩这么紧张,她把手搭在她的拳头上,柔声道:“放轻松,也许是按照姓名首字母排列的呢。”
“我没紧张啊,你为什么觉得我紧张?”晏海清对着她笑了笑,沉默了一下又说:“要是我拿不到……那么多分怎么办啊?”
到底还是紧张的。
她的嘴角还是压了下来,她虽然没有狂妄到觉得自己一定能拿到,但是要是拿不到的话,过年就更难过。
杨子溪摸了摸她的手,说:“拿不到我就给你发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