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了年级第一的殊荣和奖励,晏海清很高兴,晏柔柔也很高兴。
清早晏海清推着自行车出门的时候,晏柔柔甚至还叫住了她:“这几天就别去工作了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晏海清笑了笑,说:“妈,这份工作轻松又赚钱,我打算长干的。要是寒假自己想不去就不去,下学期舒伯伯还会让我去家教吗?反正也就一个星期嘛,没事,过年再休息是一样的。”
晏柔柔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道:“这孩子,还没成年呢,就光想着赚钱。”她满足又留恋地地叹了一口气,说:“这可怎么办,你赚钱比我多,以后我都没脸训你了。”
晏海清撒娇说:“我这么听话,才不会被训呢。不多说了,我先走了。”
“欸!”晏柔柔道:“我等你回来吃午饭!”
晏柔柔看着晏海清的背影,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听见隔壁李妈妈羡慕的声音:“你家海清啊,真是懂事!要是我家小兔崽子有她一半儿争气就好咯!”
晏柔柔转过头,半是惆怅半是炫耀道:“海清太倔了,以前听话,现在自己能拿主意了,我就有点管不住了,我也愁得很哟。”
李妈妈便扬声道:“哎哟晏妈妈,孩子成熟是好事情啊!你呀也别太担心了,小时候这样以后才不会吃亏啰!”
晏柔柔哪能真的嫌晏海清太自立呢?只不过是谦虚式炫耀罢了。听到李妈妈这样捧场,她咧开嘴笑了,说:“也是,也是。”
另一方面,晏海清骑着她的小自行车慢悠悠地去了舒梦雪家里,途中还买了俩馒头,一边骑车一边啃。
她早练就了单手骑车的高超技能,很多次早餐都是这样解决的。这样到舒梦雪家里的时候恰好吃完。
等进到舒梦雪的书房时,晏海清呆住了。
杨子溪正端着一碗米粉坐在小板凳上,低头吃得津津有味,头上还有汗。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书桌,含糊不清地道:“那里还有一碗……”
书桌处,舒梦雪同样吃得津津有味。在她旁边还有一个被塑料袋打包的纸碗,正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她从杨子溪那边绕去书桌,经过对方的时候顺势拍了拍对方的头,问:“你怎么来了?”
“来陪你啊。”杨子溪回答得理所应当。
晏海清听了一阵感动,她本来以为杨子溪那么懒,好不容易放假了,一定躲在被子里睡懒觉来着。
晏海清打开塑料袋,一阵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果不其然是杨子溪最钟爱的泡椒米粉。
她习惯性地走到杨子溪对面蹲着,一边用筷子挑碗里的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