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舒梦雪家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晏海清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她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拿出来,发现是晏柔柔打来的。
她对着在座长辈们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然后起身,去了稍微偏一点的地方。
长辈们一点都不介意,笑着让她自便。
晏海清自己却有点拘束。她走到窗边一个巨大的装饰性花瓶附近,这才按了接听键。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按成挂断了。
晏海清又拨过去,嘟了两声,这才听到晏柔柔的声音。
晏柔柔声音温柔而关切,问:“海清呀?”
晏海清道:“嗯,妈妈。”
“海清你今天午饭在哪里吃呀?我做完饭才看到你的短信。”晏柔柔说:“下午在外面玩么?那晚上回来吃饭吗?”
晏海清压低了声音,说:“今天就在舒伯伯这边吃了,舒伯伯太热情了,我推不掉……”
晏柔柔又问:“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了,以前都没有的呀。”
“大概是今天杨子溪来了吧,他们两家关系很好的。”晏海清又解释道:“下午我跟杨子溪一块儿玩,不知道会不会回去吃完饭。”
“哦好,跟朋友好好玩,”晏柔柔说:“能回家吃就回家吧,我做了好多菜,明天估计都吃不完。”
“嗯,”晏海清说:“那我挂了。”
“海清啊,听你语气怎么好像不开心?”晏柔柔说:“跟朋友一块儿玩就高兴点,不要担心钱的事情,咱家还有呢。”
晏海清顿了一顿,自己的不高兴都已经体现在语气了吗?
她吸了口气,装出一副欢快的语气,道:“不是,刚刚吃了个花椒。”
晏柔柔道:“那就好,你去玩吧,晚上不管回不回来,都给我个短信,我心里有个数就好。”
“嗯,那妈妈再见。”晏海清挂了电话。
晏海清坐回了座位,杨子溪问她:“怎么了?”
晏海清笑了笑,答:“我妈没看到短信,给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而已。”
.
吃完饭之后,杨子溪和晏海清就撒开丫子出去玩了。
舒梦雪吵着闹着要一块儿去,但是杨子溪糊弄她:“我们去鬼屋里玩呢,不能带小孩子。”
舒梦雪一听到鬼屋就怕了,扑到了舒伯伯的怀里,说:“爸爸!”
舒伯伯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哎呀,姐姐们要出去玩,你不要闹着一块去,听话,爸爸带你去游乐园?”
舒梦雪还是不干,把头埋在舒伯伯的怀里蹭啊蹭的。
晏海清看得没办法了,道:“我带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