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这一晚睡得迷迷糊糊,思维散的不成样子,一会儿想到杨子溪,一会儿又回想起初中,一会儿又担忧着成碧要怎么办。
杨子溪在家里,也会跟父母吵架吗?
初中妈妈就不喜欢成碧,表白事件之后甚至给自己请了好几周病假,直到成碧转学才让自己去学校。
明天成碧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给魏紫雨打电话?
……
她半夜醒来,看到窗外天还没亮,便又躺下了。没一会儿又翻来覆去睡不着,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又坐起来撩开窗帘看天色。
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终于决定穿衣服起床了。
结果一看手机,才早上六点多。
晏海清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未读短信的标志就在屏幕右上角。她有心去查看,最终还是摁熄了屏幕。
她开门之后,看见晏柔柔的房门依然紧闭着。
她犹豫了一下,走到晏柔柔房门前,张口道:“妈——”
声音沙哑,像漏风一样。
她抬起手,却没敢敲下去。
没想到下一秒,她自己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成碧站在门口,唯唯诺诺的样子,道:“她一早就出门了,你没有听到吗?”
晏海清一顿,没想到自己几乎一夜没睡,竟然都没有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
成碧解释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晏海清叹了一口气,硬扯出一个笑容,道:“那我们洗漱一下,准备吃饭吧。我去下面。”
成碧顿了顿,说:“我还是回去吧……”
晏海清没有理她,道:“洗手间在那边,我给你找新牙刷和毛巾。”
成碧看着晏海清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昨晚冻得思维不清,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晏海清的。她也不知道晏柔柔对她积怨那么大,竟然跟晏海清吵起来了,结果最后没有一个人睡安稳了。
她打算找晏海清借一身衣服之后就告辞,然后再想一想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她不想回家,在街上溜达一圈,总可以找到别的容身之所的。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争吵源,晏海清母女也许会和好吧。
晏海清匆匆忙忙地下了一锅面条,等成碧洗漱完之后,恰好出锅。
她给一人盛了一碗,两个人就蹲在电视机前面的茶几旁边吃了。
“晏海清,你能不能……借我一身衣服?”
“干嘛?”晏海清下意识反问,随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穿着睡衣,不太方便,于是道:“好。”
成碧又说:“对不起……我再也不来你家了,你好好哄哄你妈妈吧。我马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