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觉得,待在老家的日子实在是太煎熬了。
她上一世回老家的时候,怎么从来没有觉得这样难过过?
她拿着一个没有信号的手机,每天发个短信还得跑去开阔的地方,家里人全在说她:“一天到晚抱着手机,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手机有那么好玩吗?”
杨子溪十分无奈,她望着手上的屏幕:小菊花转啊转的,转了半天显示【发送失败】。
只好再摁发送键,再次看着小菊花转一遍,并暗自祈祷能够成功。
她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之下与晏海清聊短信,一个来回都要花十几分钟,因此每次短信都又臭又长,很少有少于六十字的短信。
腊月三十,她又蹲在外面发短信。
堂妹从屋内出来,对她道:“阿姐,进去吃晚饭了。”
杨子溪看了看屏幕,那朵小菊花转了一半,也不知道结局。她叹了一口气,对堂妹道:“你先进去吧,我马上就去吃。”
堂妹盯着她的手机看个不停,好奇问:“阿姐,你手机有没有什么游戏呀?”
杨子溪一愣,堂妹刚刚上初中,对这种新兴玩意儿特别感兴趣,这两天老是缠着她,看着她玩无聊的俄罗斯方块或者击舰大战。
堂妹的表情特别向往,杨子溪看着小孩儿这种可怜巴巴要糖吃的表情就受不了。她看了看手机,小菊花再次显示发送失败。
唉……大概是上天不让我发短信吧。
杨子溪摇了摇头,把手机调到游戏界面,递给堂妹道:“只准玩游戏,不准干别的。”
堂妹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她刚踏进屋里,就被程彩丹塞了一碗饭,道:“去夹菜,攒一碗菜之后去旁边坐着,桌子上位置不够了。”
杨子溪的爷爷道:“怎么还赶起小溪来了!”他推了推杨永,说:“你站起来,不要上桌子了,把位置留给你女儿。”
杨永无奈地摆了摆头,说:“别家都重男亲女,怎么到爸这里都反过来了?”
爷爷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摔,瞪着眼睛说:“那是我孙女,能跟你一样吗?快下去快下去,我要跟小溪一块儿坐!”
杨子溪坐在她爹腾出来的位置上,笑呵呵地对爷爷道:“谢谢爷爷!”
爷爷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小溪这么乖,以后肯定比你那不着调的爸爸有出息多了。”
掌握着市里经济命脉的杨永:“哦。”
杨子溪甜甜地笑了笑,道:“爷爷吃扣肉,这扣肉我妈做的,可好吃!”
爷爷用碗接着了杨子溪加过去的扣肉,嘴里问道:“小溪啊,你有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