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这么反常,应该是因为自己那么长时间不联系对方,让对方没有安全感。
杨子溪想:自己确乎是有点粗心了。
手机被摔了之后,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跟晏海清联系?
可是堂妹那一副惶恐的表情让她来不及思考自己的心情,只能微笑着表示大度,道:“没事。”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她长得太凶神恶煞,堂妹看着她,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本来就有个小婴儿在闹,这下子家里更是喧闹,长辈们都手忙脚乱的,怪她为什么要把堂妹弄哭。
杨子溪:“……”
她不好再去追究手机的事情,只能叹了口气,转身去安慰堂妹。
等她安慰完堂妹回来,发现摔成几瓣的手机已经被小姨扫到了垃圾桶里。
杨子溪:“……”
她十分无奈地扒开香蕉皮,小心翼翼地把残骸弄出来,然后把电话卡□□揣在身上了。至于手机……还是尘归尘土归土吧。
老家那边偏僻,根本买不到手机用来暂时顶替一下。杨永忙忙碌碌的,过年都有很多事情处理,自然不可能把手机借给她。她去找程彩丹借手机,程彩丹抱着手机如临大敌道:“我不!我用手机有正事。小孩子家家的,一天到晚盯着手机干什么!”
杨子溪:“……你就拿手机看个言情小说,也叫有正事?”
程彩丹义正言辞:“怎么不叫啦?我追更新呢。”
杨子溪一向争不赢她妈,重生之后更是如此了。因此只能黯然神伤,主动退出战斗。
她总不能跟程彩丹说:看言情小说只是在看虚拟人物谈恋爱,但是把手机借给我就可以看你女儿现场谈恋爱了哦~
除了父母,其他的亲戚她都不太好意思开口去借,因此这个打算只能暂时搁置下来。
开学之后好好地解释一下,晏海清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吧。杨子溪当时这样想。
而现在证明,她想错了。
杨子溪想了想,直接坐了下来,没有再去上厕所。
其实晏海清也只是一个陷入恋爱之中的普通高中女生而已,刚刚谈恋爱不久就这样冷落对方,的确是自己不对。
她对晏海清柔声说:“我手机坏了……被我摔成渣了,然后我实在没办法给你说明情况……”
她刚刚解释了这么一句话,教室就暗下来了。随后投影幕布上漆黑一片,快播的界面闪现。
杨子溪噗地就笑了,这种神一样的播放器,也只有重生回来才能见到了。
晏海清的侧脸在黑暗里模模糊糊,她盯了杨子溪一会儿,然后看上去像接受了这个解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