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回到家里想了很久,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黑眼圈很严重,一副没睡着的样子。
杨永笑着问她:“昨天熬夜干什么去了?我看你房里很早就熄灯了,昨天还在琢磨着挺难得呢。”
杨子溪打了个哈欠,又不好说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只好闭上眼睛假寐,一个字也不说。
可是她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晏海清的问题:
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哪里?
她花了一整个晚上去思考这两个问题,思维散发到各个地方,喜欢的定义、一个人的本质是什么、荷尔蒙是否等于爱情、心物等同论……之类的命题,最后这两个问题还是悬而未解。
如果说爱情只是一种感觉,那么怜惜和心疼算在其中吗?喜欢又能否分成友情式和爱情式呢?
爱情的本质是排他性吗?喜欢上一个人,就不能容忍对方跟别的人在一起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杨子溪只能遗憾地承认:也许自己并不喜欢晏海清,因为她觉得自己能够接受“晏海清跟成碧在一起”的假设。
这样承认的同时,心里又未免有些微的不甘。
或许说,她希望自己是喜欢晏海清的,然而现实却差强人意。她叹了一口气,并不知道待会该怎样面对晏海清。
难道直说“我可能并不喜欢你,对不起之前是我太渣”吗?
杨子溪觉得这样会伤害到晏海清,便有些不忍心。可是反过来不也是一样的情况吗?
只要自己不喜欢晏海清,那么怎样做都是伤害。
她忐忑着,决定见到晏海清之后再随机应变。
到了教室之后,晏海清的课桌上摊着英语单词表,但是座位上没有人。
常易解释道:“晏海清一来就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去了,好像是关于国旗下的讲话。”
杨子溪“哦”了一声,心中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注定要伤害对方,那么能迟来一秒也是好的。
杨永跟杨子溪一块儿来的,他没进教室,而是直接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班主任正在检查晏海清的演讲稿,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前阵子隔壁学校刚刚出现过国旗下的讲话公开表白的情况。
见杨永到了,班主任放下了晏海清的稿子,站起来去握杨永的手:“杨总您好,百忙之中还亲自过来,真的是辛苦您了。这位是上学期获得全年级第一的晏海清,品学兼优,学习劲头也很足。”
杨永笑着打断他,说:“海清我认识的,我知道她是个好孩子。”他笑着看向晏海清,问:“海清,稿子都还熟悉吧?”
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