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晏海清这样问,杨子溪的耳边“嗡”地一声闷响。
就像是被谁在后脑勺上打了一棍子,久久不能平静。
杨子溪在突如其来的懵逼里,失去了言语,只能抿着嘴唇听常易与晏海清交涉。
常易回头看了杨子溪一眼,特别疑惑地问晏海清:“怎么突然要换位置啊,不是坐得好好的么?”
在常易的心里,这两个人好得跟连体婴儿一样,连厕所都是一块儿上的,想不出来为什么突然要换座位。
是吵架了么?
晏海清刻意不去看杨子溪,而是随口扯了一个谎,道:“寒假看电视看太多,眼睛好像近视了,都看不清黑板。暂时还没配眼镜,只好往前坐一排了。等我配了再换回来。”
杨子溪听着晏海清面不改色地撒谎,想到前一阵子对方说“感觉自己不能撒谎”,觉得有点好笑。
原来自己已经这么惹人讨厌了,晏海清宁愿撒谎也要离自己远一点。
常易看了看杨子溪,想看清楚她的表情,搞清楚两个人到底怎么了。
可是杨子溪也是面部表情,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晏海清又问了一遍:“常易,换吗?不换我就找杜宇了。”
杜宇忙举手表态:“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常易见杨子溪没有异议,于是点了点头,说:“换!”
这两排里,常易也就愿意跟杨子溪和杜宇同桌了。杨子溪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哪里戳中了常易,让常易大部分时候还能对自己保持好声好气的态度。
既然晏海清摆出了这样决绝的姿态,杨子溪也不好再多做挽留。她对着常易笑了笑,说:“欢迎。”
晏海清站了起来,没有收拾东西,而是直接对常易道:“我们换桌子吧。快一点。”
常易点了点头。
坐到杨子溪旁边之后,常易挺兴奋的样子,转头对杨子溪说:“成碧不来学校了吗?这一排是不是只有我们俩了啊?”
杨子溪对着她笑了笑,说:“我先写数学作业了。”
常易又问:“你要抄吗?我写完了。”
刚刚成为同桌,常易释放了足够的善意,来表达自己的友好。
杨子溪却看了看晏海清,心想:以前都是晏海清给我抄的。
常易跟晏海清商量着换座位的时候,杨子溪以为自己会很不习惯之后的生活。
换完之后才发现,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常易有时候挺不好相处,但是绝大部分时候还是一个正常的高中女生。跟杨子溪坐了几天,混用了几天橡皮擦之后,下课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缠着杨子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