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仔细地思考了一下晏海清的态度,发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完全被忽视的状态。
晏海清不愿意跟自己一块儿坐、不愿意看到自己、不愿意跟自己说话,大概是因为被自己气得狠了。
杨子溪打算等晏海清冷静下来之后,两个人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结果还没等晏海清彻底冷静下来,她便从晏海清的眼神中读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这段才开始了一个多月的早恋,迟早会结束吧。
既然这样,沉默就沉默吧,大家一块沉默,这段感情就会无疾而终了。
你看,没有经历过深思熟虑而草率决定的爱情,结果就是这么一目了然。
她想通之后,便强迫自己不要再盯着晏海清的脖颈看。
如果两个人在谈恋爱,这种行为还可以算作是情趣;可要是两个人分手了,那只能算作变态。
杨子溪陷入了全面的悲观情绪中,自己判了自己死刑,似乎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杨子溪放弃了找机会搭话的打算,辞去了咖啡店的兼职,不再去舒梦雪家。
如果说原本只是单方面的冷战,那么现在由于杨子溪思想的转变,所剩的另一方也加入了战局。
在这一段本该煎熬的日子里,杨子溪麻木地过着每一天,等着最终审判的到来。
有时候她又会想: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都不感到痛苦,也许的确是没有爱情的吧?
可是麻木也应该算是痛苦的一种吧?
两个人的关系胶着又脆弱,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绷不住呢?
晏海清跟常易换座位的借口是“还没配眼镜,看不见黑板”,虽然她说了“等配完眼镜就换回来”,但是杨子溪知道,也许永远没有这么一天了。
晏海清的眼睛根本不近视,也根本不会去配眼镜。
于是座位就这样定型,到后来大家甚至都默认这是本来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提起换座位的事情。
随着座位的固定,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作为潜规则固定了下来。
每周数学晚自习的考试。
上学期期末的统计中,全班数学成绩最差,就算有好几个一百五在,均分也才一百二十分左右。于是数学老师发了狠,每次数学晚自习都发一张试卷,难度不一,完了还要收上去统一批改,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一边念分数一边发卷子,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这一天的数学考试结束之后,数学老师照例敲了敲讲台,道:“收卷子了,没写完的别写了,明天讲题的时候认真听。”
全班顿时怨声载道。
这张数学卷子特别难,杨子溪基本上放弃了最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