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碧跟在晏海清身后,先是朝厕所那边走。
走了两步,又见晏海清拐了个弯,上了天台。
阶梯还没走到一半,晏海清却顿住了。
不管是哪一个可以聊天的地方,她都跟杨子溪去过,怎么样都能回想起以前的种种。
触景伤情。
成碧站在台阶上,仰头笑了笑,说:“就在这儿吧,不要上去了。”
看到晏海清脸上的表情,她就猜到这地方肯定跟杨子溪有关。
晏海清点了点头,直接坐在了灰扑扑的台阶上,开口道:“这衣服是魏姐姐的吧?我好像见她穿过,你怎么穿着魏姐姐的衣服?难道你一直没回家?”
也得亏这件衣服实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晏海清一看到这衣服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就开始担心:难道除夕到现在,成碧都没有回过家?
成碧坐在晏海清下面一阶上,说:“我现在住在魏紫雨家,我反正不想回家嘛,魏紫雨就跟我爸商量了一下,我爸同意了,不过交换条件就是我听魏紫雨的管教。”她笑了一下,说:“魏紫雨又不严,我就同意了。”
晏海清看着成碧的衣服,感受很是奇妙。她还以为那件铆钉皮衣是长在成碧身上的呢,没想到竟然也有脱下来的一天。看来还是魏紫雨手段高,怪不得是辅导员呢。
忽略外套这奇葩的颜色,这一身打扮跟普通的高中生没什么区别。成碧自己都没有想过,她也会有这样穿着的一天。
“别说我了,说你,杨子溪……”成碧观察着晏海清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吐出了这个名字,直到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接着道:“你跟她吵架了吗?”
晏海清的眼神飘了一下,随后风轻云淡道:“分手了。”
明明只是轻轻的三个字,却直接把成碧惊得站了起来。她拔高了声音,说:“分手了——?为什么?”
晏海清说:“我觉得她不喜欢我,拖着人家也没意思,就干脆……”
话还没说完就被成碧打断了,成碧敲了敲她的脑袋,说:“你是不是傻啊?你说杨子溪不喜欢你,我才不信。”
成碧说得这样斩钉截铁,晏海清只好无奈地笑了。
你看,所有人都以为她喜欢我,其实只有我知道,她根本对我没爱情啊。
晏海清也没想着去解释,因为这个论证逻辑她自己都会觉得矫情。
该怎么说?因为她没有按时给我打电话,因为她不记得纪念日?
可这些只是导.火.索,根本问题在于心。她可以感受到被呵护,但是感受不到被爱。
何况,也不只有这个问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