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习惯了某些事情之后,通常是很难改变的。
近在眼前的例子,便是从恋人的角色里抽离出来,重新定位为朋友的这件事情。
“做朋友”这句话说起来轻飘飘的,做起来却不太容易。杨子溪花了很大的功夫去界定,从前她和晏海清的互动里,哪些出于朋友立场,哪些又是出于恋人立场。
比如……
杨子溪和钟梨石尧一块儿出现在奶茶店里点单,晏海清低着头专注地看着点单机,但是时不时就抬头,偷偷瞥杨子溪一眼。
因为她们俩分手了,钟梨和石尧都很体贴地没有提要去买奶茶喝。
可是已经固定的习惯怎么改得过来?钟梨几天没喝奶茶了,有点馋得不行,今天吃完了午饭之后,随口说了一句:“今天吃的好油啊,好想喝点什么。”
她自己绝对没有暗示什么的意味,杨子溪听了之后却沉吟了一会儿,道:“去喝奶茶吗?”
钟梨和石尧都是一愣,钟梨张口想要说什么,被石尧拉住了。
石尧处变不惊,道:“好啊。”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杨子溪觉得有些不自在,她也不知道她的提议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以后可以不用顾虑晏海清了,想喝就喝吧。】
【我跟晏海清没有继续冷战了,我们还是朋友。】
或者是……
【晏海清,我真的很自然地做朋友噢。】
既然剔除掉了亲密,那么同时也要剔除掉生分。
虽然真正行动的时候还是不够自然,但是看到晏海清的小动作,杨子溪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她逮住了一个晏海清抬头的时机,对着晏海清笑了笑。
一笑泯恩仇,晏海清也干脆对着杨子溪大大方方地笑了一下。
钟梨和石尧看着她们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表情都很冷漠。
不管怎么看之前都只是在闹别扭而已嘛好吧好吧你们说分手那就是分手了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又比如说,最近流感比较严重,班上很多同学都或多或少地有点小毛病。
杨子溪一贯要风度不要温度,只穿衬衫和薄外套,是第一批染上感冒的那群人。她鼻子不通气,连呼吸都特别难受。
她买了几卷卫生纸塞在抽屉里,方便随时擦鼻涕。
高中生嘛,天下为公。这几卷卫生纸不仅方便了她自己,还方便了其他人。这两排的人要擦个桌子椅子的时候,全部都问杨子溪要。
于是杨子溪干脆就放在了自己课桌上,任君采撷。
两排六个人,有五个人把这卷纸当作了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