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怎么样才能快速而方便地赚到大量的钱?
这个问题困扰了无数的前人,也将困扰无数的后继者,是芸芸众生都想要解决的问题,而晏海清也只是其中非常普通的一个。
高一上学期的助学金被横刀夺走的时候,她列过一个计划表,杂七杂八可以赚个两千多块。
但是那个计划却不再适用于当下,因为晏海清比那时候更在乎学习,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注定不能再靠时间抢钱。
她很忧愁地去咨询成碧,成碧坐在奶茶店里游手好闲,叼着吸管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这钱还给杨子溪?不是我说,还也就算了,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还?”
晏海清很忧愁,因为她也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也许只是不想欠杨子溪太多,想要处于相对平等的地位去交流?
就算家里很穷,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接受别人救济的原因。
这点自尊心微小又倔强,晏海清甚至不好对成碧解释,只好含糊道:“……反正就是,有没有快速赚钱的方法!”
成碧咂咂嘴,把腿翘在了桌子上,说:“晏海清,你这是要走邪路子啊。说实话,你成绩这么好,等你上大学就可以大赚一笔了,何必非得要现在。到时候加点利息还过去,杨子溪还赚到了,她又不在意这点钱。”
“你也说了她不在意这点钱,那她肯定也不在乎利息啊,”晏海清说:“把脚放下去!不然今天的桌子就你擦了!”
成碧举起手做投降状,连声道:“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
杨子溪和钟梨石尧就是这个时候走进奶茶店的。
既然杨子溪做出了一副双方解冻的样子,钟梨也就不再压抑自己的本性,常常光顾奶茶店,只不过他们三人没有再聚在奶茶店的桌子上吃饭了。
杨子溪看见成碧与晏海清谈笑风生,顿了顿,然后不动声色地站在收银台前,挡住了晏海清看向成碧的视线,道:“一杯海盐奶盖红茶。”
晏海清低头,在点单机上按着什么,问钟梨:“你们呢?”
杨子溪却转过身子,状若无意地跟成碧搭话,道:“你们在聊什么啊?”
成碧做了一个在嘴唇上拉拉链的动作,贼笑着道:“什么都没有。”
杨子溪:“……”
可恶,进门之前明明看到你们聊得挺high的!
那边钟梨石尧已经点好了单,晏海清转身弯腰,把单子报给了里面做饮品的瑛姐。
这个时候晏海清和成碧达成了默契的同盟,眼观鼻鼻观心,一个字也不多说了。
杨子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那两个人都抬头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