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一愣,完全忘记了之前她们在干什么。
杨子溪在背书么?她们背到了哪里?杨子溪背漏句子了么?
……她刚刚是在说,要我搬回去吗?
晏海清的表情不太自然,似乎是在出神,嘴唇微微张着,看上去很茫然。
杨子溪问完也发觉了不对,看到晏海清这么呆滞的表情就更尴尬了。她摸了摸鼻子,低头看课本,说:“我背错了吗?”
杜宇转过头,质问杨子溪:“你为什么要晏海清搬回去啊?”
杨子溪本来打算就这样揭过算了,杜宇这么一问,她只好抬起头,回答杜宇:“晏海清太高了,我看不到黑板。”
常易和成碧本来在一旁热火朝天地讨论数学题,听见杨子溪那个问题之后,也都默契地沉默了下来,支着耳朵听着。
杜宇翻了个白眼,说:“切,骗人。晏海清又不坐你前面。怎么也挡不到你啊。”
晏海清适时道:“那我以后头低一点吧。”
杨子溪对杜宇道:“你也挡到我了啊,要么你跟我换换?”
杜宇:“……”
杜宇:“说白了,杨子溪你就想跟晏海清坐一块儿吧!拿什么借口啊!”
话音刚落,成碧就扑哧地笑了。看到杨子溪看向自己,她举起了手做投降状,说:“别看我,我刚刚鼻子有点痒而已。”
这就有点窘迫了。
杨子溪环顾了一圈四周。
晏海清低着头掩饰表情;杜宇一副“你说谎”的正直表情,单纯得很,完全不知道自己戳破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成碧抿着嘴忍笑,脑门上写着“我就无聊地看看戏”;常易侧头看着杨子溪,看不出在想什么。
没想到一句话牵动了在场五个人的心绪……
杨子溪摆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开口道:“对啊,我就是想跟晏海清坐。”
直球。
晏海清习惯了两个人都小心翼翼,顾左右而言他,在彼此的眼神和小动作里商量应该遵守的界限,默契十足却又生疏无比。她对于直白的表达方式反而有点无法应对,愣了愣,抬头看着杨子溪。
杨子溪对着她笑了笑,说:“之前坐习惯了嘛,不过不搬也没事,我就是问问。”
常易的表情黯淡了一瞬,杨子溪这样子说,让她有一种被抛弃的错觉。高中女生嘛,总是拉帮结派,可常易专注学习,并没有特别交好的朋友。她有时候不能理解,晏海清比她更忙碌,为什么有朋友呢?
所以当晏海清提出要换位置的时候,她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就算扭捏做作了一会儿,“同意”也是第一瞬间就决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