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背着一背包暑假作业,就直奔咖啡馆找人,丝毫没有考虑过扑空的情况。
所幸她正确地估计了晏海清对打工的热爱,还真的在咖啡馆逮到了对方。
杨子溪坐在她第一次跟踪钟梨的座位上,正好可以看见晏海清在各个桌子之间来回奔波。
眼前这一幕无比熟悉,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第一次在咖啡馆里见到晏海清的场景吗。
没想到这一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她们之间竟然恢复到了最开始的状态。
杨子溪招了招手,示意晏海清过来。可惜那时候晏海清正在低头听客人点单,没有注意到她。
过来的是王姐,王姐一见是杨子溪,有点惊讶有有点高兴,道:“子溪,你过来喝咖啡?最近怎么不来打工了?”
恰好杨子溪面前摊着一沓暑假作业,王姐又自觉为杨子溪找好了借口:“哎呀,最近要忙着学习了对不对?学习好啊,考个好大学,不比我们强多了!”
杨子溪笑了笑,说:“我成绩不好的,一天到晚都在复习,也就考得一般,这不,暑假作业都不会做,跑来问晏海清的。”
王姐闻言诧异道:“海清?海清比你成绩好吗?”
杨子溪立刻说:“那当然,晏海清已经连续两次考我们学校第一了,可厉害了。”
她夸人的时候骄傲得很,神采飞扬,倒不像在夸别人,而像是在诉说自己的光荣事迹。
王姐说:“年级第一,那为什么还要缠着店长问全职的事情?我还以为她成绩不好想辍学不读了。要是成绩好的话这不是太亏了?我要是她父母,砸锅卖铁也得供啊!”
王姐只知道晏海清还是学生,从不知道她成绩这么好,听说之后便有些感慨,说着一些可惜又叹惋的话。
杨子溪没有注意听,因为她的精力全部放在王姐刚刚的话上面。
辍学?晏海清为什么要辍学?缺钱了吗?
不是发了奖学金吗?怎么还缺钱到这个地步?
她恨铁不成钢,心里只怪晏海清拎不清,不管怎么样,多学一点知识肯定是好的。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忙忙碌碌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那么艰难的时候都撑过来了,为什么现在反而不能了呢?
杨子溪举着菜单打断了王姐的絮絮念,道:“王姐,这个来一份吧。”
王姐一拍脑袋,说:“哎呀对,点单点单,我还工作呢,光跟你聊天都忘了。”她在单子上记了一笔,然后道:“不急,马上给你送过来,我催宋师傅快一点。”
杨子溪莞尔一笑,道:“那就谢谢王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