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词是你先说出来的,我本来并没有这样联想,”晏海清苦笑了一下,说:“但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也很有道理。你是不是真的这样想呢?”
杨子溪的表情都要维持不了了,晏海清这样断章取义,算是欲加之罪的一种吗?
晏海清说出这样诛心的话之后歪了歪头,表情无奈又惆怅。两方地位不平等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自尊与爱的博弈。
她几乎是在看到杨子溪表情的那一瞬间就察觉了不对,杨子溪的表情太悲伤了。晏海清张了张口,想解释什么,结果被杨子溪堵了回来。
“你什么时候听风就是雨了,我说‘施舍’,就真的是施舍吗?而且我说的是‘你以为是施舍’,你就真的以为是这样吗?!”杨子溪声色俱厉,说到后来声音颤抖,全靠着情绪才能让句子不至于那么零散。
晏海清说:“可是那些钱……无功不受禄,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钱……”
杨子溪说:“那我是不是也该说一句无功不受禄,然后把千纸鹤还给你?!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你在单方面拒绝我!排斥我!我不能理解!以前不都是好好的吗?!”
杨子溪歇斯底里,以往的好脾气不见了,音量也大的吓人,她抬起了手要拍桌子,下一秒却又意识到这里是咖啡馆,她望了望后台那边,把手缩了回来。
接着这个缩的的动作,她冷静下来了,反问:“你为什么觉得是施舍?”
这才终于有了一点谈话的样子。
晏海清咬了咬嘴唇,说:“因为钱太多了,你甚至想方设法骗我让我拿这钱。你的意思我都懂,可是我接受不了。当时……当时我真的太缺钱了,就算想到是你骗我的,但是你一解释我就将错就错地信了,现在我还给你,是希望我们俩能够恢复到平等的朋友关系。”
“如果你只是善良,那就把这钱捐希望小学吧,算我俩一块儿捐的。”她把桌子上四散的钱收好,推到了杨子溪面前,重申了一遍:“我只是想要我能平等地对待你,不用因为你很有钱而处处防备着你。”
这些话她想了很久,因此说起来的时候也就相对镇定,甚至还能直视着杨子溪的眼睛。
杨子溪问:“防备,你防备我什么?我又不觊觎你什么。”
“防备你想方设法给我钱啊,”晏海清说:“对你来说无关紧要的两千块,你看我凑了那么久,最好还是冒险拿生活费博了一把,才凑出来的。没钱有没钱的活法,但是也不能全靠别人的好意吧?”
“有一天你会觉得累,觉得为什么我这么不识抬举,给钱都不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