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谈判”一样的对话结束之后,杨子溪控制不住情绪,收拾了所有练习册,连生日蛋糕也没等到就走了,自然也没有写完作业。
没了大学霸晏海清的加持,杨子溪就有点有心无力。比起上一世来说,她的确有好好学习。可是她总像是缺了一根筋一样,在记忆数字方面很不在行。
好比说过年之后换的那个手机号码,这都半年过去了,她仍然不记得。
不过自从那次吵架吵到分手之后,杨子溪倒是把晏海清的电话号码背下来了,虽然还不知道能派上什么用场。
开学的前一个晚上,她痛定思痛,决定赶作业。她摊开练习册,补到一半打开了电视剧,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了,开学第一天,她并没有拥有一个新的开始,而是走上了“迟到、迟到、迟到!”的老路。
她看着那本摊开到第五页的、后面没写的寒假作业,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去了学校。
反正再严重也就是请家长而已,她不在乎,杨永也不在乎。
等她慢悠悠打理完所有的事情,慢悠悠地吃完泡椒米粉,又慢悠悠地到达学校走进教室的时候,班主任正在口沫横飞地开班会。
她在门口声若洪钟:“报告。”完全没有迟到者的自觉。
“高中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班主任一句话说到一半,被打断之后看向杨子溪,很明显地愣了一愣,然后指了指她的座位,道:“……坐下吧。”
班主任心里特别苦,自己酝酿了好一会儿的思路就这样被打断了。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他重新整理语言,同时盯着杨子溪的背影,目送着她走到座位。班上同学见班主任久久不说话,以为班主任要发火了,也都看着杨子溪。
杨子溪承受着全班的目光,然后在所有的目光里挑选了最特别的一缕,自然地对着晏海清弯了弯嘴角。
晏海清也回了一个笑容。
杨子溪走到自己那一排,看见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小摞整整齐齐的寒假作业,可能是刚刚收上来的。
常易见她过来了,胳膊揽向那摞寒假作业,同时嘴里小声道:“不好意思……”
常易是组长,总是要收发东西,收上来的练习册摞在一块比较占地方,她以往就很为这件事情发愁。这次成碧缺席,杨子溪迟到,常易先占用一下杨子溪桌子也无可厚非。
杨子溪特别大度道:“没事,接着放吧。”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因为成碧的缺席而空出来的座位上。
常易说:“谢谢啊。”
这样一来,杨子溪就坐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