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一条彻头彻脑的文科狗。
班主任专门找她出去,就是为了游说她读文科。理由特别充足:仔细分析你的成绩之后,发现你在理科上存在一定的弱势,你有没有兴趣读文科?只要能保持这个势头,我们学校有几个偏文科类院校的保送名额,你可以考虑下。
后面跟着的几所学校的名字都让杨子溪挺动心的,但是她还是犹豫着回复道:“可以让我考虑看看吗?”
考虑着考虑着,她就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
可没想到吃午饭的时候,钟梨问她:“你要读文科吗?”
杨子溪一脸懵逼,说:“我为什么读文科,我读理科读得好好的。”
石尧也在一旁说:“你看着就语文比较好,不太像读理科的料子。”
杨子溪:“……”
上一世的杨子溪读理科一条路读到黑,最后高考惊险地过了一本线,填志愿的时候任性了一把,志愿表上全是文史哲,然后才被哲学系录取,走上了高大上而不实用的哲学少女路。
当年杨永很不解,说:“你既然想读文科,为什么高中不选文科呢?”
杨子溪现在也忘了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执拗。
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将成绩放在眼里,也许是因为理科还算读得下去,也许是因为年轻所以还没发现自己的潜能和兴趣,也许是因为朋友们都在理科班。
高中时候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已经很难回忆起来了。
总之,她上一世的确没有考虑过转文,然后在不上不下的理科班,不上不下地读着,最后才得到了那样一个不上不下的结果。
她还记得当时她回答杨永:“背书太麻烦了,我哪晓得理科也要背那么多嘛,要是能重来,我肯定要选文科的。”
可是现在真的重来一次,杨子溪才发现,她立场不坚定。
她读过一遍理科,这一世再读就跟大号裸奔新手村一样,就算具体知识记不住了,认真复习肯定比上一次考得好。
要是选文科的话,就是hard模式。杨子溪粗略地看过文史哲相关书籍,但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高中文科,虽说在阅历上占了点天然的优势,但是在勤奋上还是略显不足。
加上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考量,杨子溪几乎已经做好决定了。
就连杨永也问:“小溪,你要转文吗?”
杨子溪几乎都没有犹豫:“不转,我现在读得好好的。”
杨永问:“你不是想读哲学吗?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转过去。”
杨子溪下意识反问:“文理互转是你搞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