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往后边看了一眼,道:“晏小姐,你现在在与幻觉对话吗?”
晏海清摇了摇头不说话,脸上有些懊恼,似乎也对自己很失望。她这么多年来对幻觉视若不见,可是今天怎么就破戒了呢?
是因为这个杨子溪如此笃定地承认她的存在吗?
杨子溪急得不行,走向晏海清,说:“你不能杀晏海清!”
晏海清闻言轻蔑地笑了笑。
杨子溪堪堪停在晏海清面前,她猛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已经不自觉地把这个梦境当作真实了。她已经开始认为这个晏海清真的有能力杀死自己的晏海清了,只有承认这个世界的真实性,那么自己才会相信这个晏海清的威胁。
那么,自己现在生活的高中真的是梦吗?这个晏海清真的有办法杀死自己的晏海清吗?
比起重生来说,似乎还是神经衰弱而产生幻觉更加现实,更加合理。
可难道幻觉本身是有自我意识的么?还是说“杨子溪”的自我意识本身就是一个谎言,其实质来源于晏海清?
晏海清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克服这段幻觉,因此不再看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顿在原地,并不知道自己是真是假。
心理医生继续试探道:“它现在在附近吗?”
晏海清低着头,盯着自己眼前的一方小空间,说:“在的,不过我不想看它。”
心理医生又道:“味逃避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不如跟它沟通一下?你忽略了它怎么多年,情况反而愈演愈烈不是吗?”
晏海清道:“许老师,您这样觉得?”
心理医生大方地笑了笑,道:“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而已。”
晏海清歪了歪头,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道:“也对,我这人横了那么多年,怎么在这件事情上就怂了呢。”
她直勾勾地看着杨子溪,道:“来吧,看看你还能做什么。”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这副表情,决绝又冷漠,像是丛林孤兽。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晏海清。
最初自己对晏海清恶语相向的时候,小晏海清不就是用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吗?
说到底,晏海清还是晏海清啊。
杨子溪伸出了手,轻轻地抚上了晏海清的脸。
她看见了皱纹和冷漠,这些“成熟”的痕迹,将对方死死地包裹起来。
与她的晏海清长着相同的一张脸,内里包裹的灵魂相似又不同。
杨子溪说:“辛苦你了,清清。”
没有扶持的晏海清,会变成这样吗?她想到这里就觉得很悲伤,愈来愈心疼晏海清。
也许是她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