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得知杨子溪在考场上昏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当天考试结束了。
这个消息还是常易告诉她的。常易带着她急匆匆地跑到医务室里,还没进门就看见嗑瓜子的大妈把卷闸门拉了一半。
大妈挑眉打量两人,语气很不耐:“干嘛?有病要看?”
晏海清指了指医务室里边,道:“关门了?那我同学呢?”
大妈似乎回想起了晏海清和杨子溪,“哦”了一声,语气缓了一些,说:“被她家人接走了。来的时候那小脸惨白的,连话都说不清楚。现在的小姑娘都想着减肥,那怎么行。连身体都给减没了就好了?你们都去劝劝她,小姑娘看着挺好看的,就是太瘦了点……”
大妈就减肥这件事情絮絮叨叨了很久,晏海清只得打断她,道:“嗯,我一定会跟她说的。”
大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放学了,这天都晚了,你们快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常易转过身,对晏海清说:“那看来没什么大事,我们回家吧。”
晏海清还有点担心。因为杨子溪并没有疯魔地减肥过,昏倒绝对不是因为营养不良。
因为紧张?因为月考?
她心里着急,有意想去探病,但是常易没有流露出这个意愿,她也就不好主动提起。
说到底,那段失败的恋情还是会影响两个人之间正常的相处,让晏海清有所顾虑。
因为有所顾虑而不去探病是一回事,但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晏海清回家的时候心神不宁,差点把热水瓶撞倒了。
晏柔柔问:“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海清答道:“没什么。”
这么回答的时候,她却做了一个决定。
她进了自己房间,把房门小心地锁上了,随后掏出了手机,给钟梨发了个短信:【你知道杨子溪生病了吗?】
钟梨很快回复:【知道啊,我在一医探病呢,你不来吗?】
晏海清心情复杂地回复:【她还好吗?怎么样了?】
这次手机安静了很久。
晏海清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短信,就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还是没有回应,晏海清又给钟梨发了一条短信:【帮我问个好,叫她好好养病。】
两秒钟过去,晏海清还没来得及退出短信箱的时候,电话就震动起来了。
来电:钟梨
晏海清愣了愣,才接起电话。
既然刚刚在探病,想必现在也在医院里了。现在突然打过来,是钟梨还是杨子溪?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喂?”
那边传来钟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