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杨子溪果然没有来学校。
晏海清无数次地往后桌看,常易坐在离她最远的那边,似乎对于一个人霸占一整排的情况非常满意。
杨子溪到底怎么了?
月考成绩陆陆续续地出来了,晏海清并不是会主动窥探别人成绩的人,但是还是忍不住翻了一下杨子溪所有的卷子。
……情况不容乐观。
杨子溪直接在数学考场上晕倒,数学直接交了白卷倒也可以理解。可其他科目将将在及格线上徘徊。
晏海清叹了一口气,刚刚想把卷子掩起来的时候,常易问:“你看杨子溪卷子干嘛?”
“……”晏海清一愣,没想到一直有这个习惯的常易竟然干涉起自己来了。
常易又问:“你经过杨子溪同意了吗?她不喜欢别人看她卷子的。”
常易什么时候这么注重人家学习成绩上的隐私了?晏海清突然想起来,杨子溪卷子发下来之后,常易还真的一次都没看过。
晏海清被常易突如其来的自觉和诘问的态度弄得有些懵逼,脱口而出道:“我今天晚上去医院看她,给她把卷子带过去。”
话毕,晏海清自己都觉得逻辑有些问题。
常易却点了点头,说:“那你快点拿过去,放在我旁边,我就一直想看,又不能看,憋得好难受啊……”
常易摆出了一副饥渴难耐却又不得不忍的表情,把晏海清都逗笑了。
晏海清依言把所有的卷子都拿了过去,就压在自己的试卷下边。
各科老师讲试卷的时候,晏海清听得无聊,便把杨子溪的卷子一张一张全部摊开,拿出红笔一一订正。
在订正的过程中,晏海清的眉头越皱越紧。
杨子溪月考期间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这一点可以从卷面上体现出来。
卷面凌乱,笔画飘忽,甚至直接把试卷当作草稿纸来用,试卷的边边角角写满了算式和呓语,跟教科书似的。
晏海清不是故意去琢磨边边角角的呓语的,但是她看到了一些让她觉得有些惊悚的关键词。
死亡、山、梦、假的、存在……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名,有的人名晏海清虽然认识,但怎么也没有想过杨子溪无聊的时候会写下的那种。
晏海清在这些名词直接寻找关联,却一无所获。她在无聊的订正试卷里神游了一整天,终于熬到了放学。
她带着文件袋急冲冲地去了医院,按着昨天钟梨给的医院名按图索骥,没一会儿就到了门口。
她还特意买了一小网兜橘子,当作探病礼。
她看着电梯的楼层数从13跳到了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