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开班会:“杨子溪同学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在医院里养病。要是不太忙的话,大家可以组织一下,去看看她。苏伊伊,你统计一下,看有没有人想去。”
代理班长苏伊伊站了起来,点了点头,说:“好。大家下课之后到我这里来报名。”
常易悄悄传给晏海清一张纸条:【你不是去看杨子溪了吗?她怎么样了啊?】
常易鲜少有上课传纸条的行为,尤其是她特别崇拜班主任,开小差更是难得。对比来看,常易对杨子溪也算得上情深义重。
晏海清半天没回纸条,常易以为晏海清没收到,于是又写了一张传过去。
于是她亲眼看到晏海清打开看了一眼,随后捏在了手里。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点犹豫。
常易好奇地看着晏海清,嘴里嘀咕了一句:“德行,知道杨子溪住哪个医院了不起啊?”
没想到声音太大,弄得杜宇都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常易连忙抿住了嘴唇,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晏海清肯定也听到了,可她一言不发,甚至连身体也挺得笔直,动也不动。
下课之后,苏伊伊在全班统计人数,问:“有谁知道杨子溪病房的吗?没有的话我去问老班。”
晏海清依旧低头做题,不举手、不表态,仿佛没听到一样。
常易闻言站了起来,高声对苏伊伊道:“算我一个!”
声音隔着半个教室传了过去,苏伊伊扭头看了看她,点了点头说:“好,我记下了。还有吗?”
常易又大声道:“晏海清知道地址。”
晏海清这才慢慢转头,木木地看了常易一眼。
常易生出一种错觉:晏海清的表情看上去是要找自己吵架。
然而晏海清看了她两眼,便又低下了头。
怎么了,晏海清不是去看过杨子溪了么?难道不知道杨子溪住在哪里?
苏伊伊问:“晏海清,你知道杨子溪哪个房间吗?”
晏海清盯着教辅资料,笔在指间旋转了两圈。
两秒之后,才道:“知道,我带你们去吧。”
.
常易站在杨子溪床前,随便说着些什么,心思却一直放在门外。
晏海清就站在那堵墙外,房门大咧咧地敞开着,但晏海清没有丝毫想要走进来的意思。
而杨子溪呢?
苏伊伊带着人群浩浩荡荡进来的时候,便说过有人带他们来的。杨子溪扫了一眼来客,也并没有问晏海清有没有来。
两个人关系不是挺好的么,怎么好像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彼此缄默不言,默契地当作对方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