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了床单没有被弄脏,程彩丹匆匆出了病房,想要去喊护工清理。
甫一出门,便看到有一个人影靠在门口,把她吓了一跳。
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晏海清,程彩丹捂着胸口道:“哎哟吓死我了……海清你怎么不进……”
话说到一半,她就反应过来了,悄悄地回头看了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没反应,大概没有听到刚刚不小心漏出来的名字。
晏海清站了起来,低着头抱着自己的背包,道:“阿姨我走了,阿姨再见。”
两句话一气呵成连贯的很,连口气也没有喘。
晏海清说完便走,程彩丹对方晏海清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她拉住了晏海清的手,道:“哎,海清别走啊。”
晏海清侧着身子,小声道:“阿姨,我作业还没写完,我要回家写作业。”
她背对着程彩丹,抱着个书包,看上去格外无助。
怯弱到无力的声音让程彩丹心里更加愧疚。她不知道自家孩子到底怎么了,但若不是杨子溪表现出那么强烈的反感,晏海清也不至于都来病房门口了,却踌躇着不敢进门。
程彩丹叹了口气,说:“阿姨请你吃顿饭吧?”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今天周五,我妈妈做了菜在等我。”
摇头的幅度很小,可就是这样微小的摇头,也震落了一行热泪。
晏海清觉得丢人极了,只能又侧了侧身子,用头发挡住脸,坚决不让程彩丹看到泪痕。
可这又怎么瞒得过程彩丹?程彩丹叹了口气道:“那海清介意阿姨去你家里蹭顿饭吗?”
程彩丹人长得娇小可爱,加上保养的好,看上去远远没有实际年龄那样成熟,说出这样的话,像是撒娇,像是无理的要求,却也没有很违和。
看来这顿饭是避免不了了。
晏海清掂量了一下“不回家吃饭”和“让晏柔柔知道杨子溪的情况”的两个结果,最后只能妥协。
毕竟晏柔柔现在……受不得刺激。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抬眼看程彩丹。在杨子溪病房外流泪了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很没面子。
程彩丹捏了捏她的肩膀,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护士收拾一下就好。”
程彩丹朝着值班台去了,晏海清这才有机会擦一擦脸颊和眼角。她要在程彩丹回来之前,伪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来。
晏海清靠着墙,眼泪却越擦越多。她一侧头便看到那扇半掩的房门,想到里头躺着的杨子溪,眼眶又有一些湿润了。
太不争气了,晏海清。
人家已经这样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