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否认完之后,程彩丹轻轻地笑了笑,并不说话,似乎是无声地不赞同。
晏海清语塞,想到自己的表现,的确像是家里管得很严的样子,也就闭了嘴。
程彩丹夹了一筷子菜,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都吃不下饭。”
晏海清犹豫了一会儿,说:“是因为杨子溪吗?”
程彩丹浓墨重彩地叹了一口气,道:“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看着心疼。”
晏海清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程彩丹,她的疑惑更甚:杨子溪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医院里又是为什么摆出那样的姿态?
她琢磨不清楚杨子溪的情况,只好依靠自己得到的有限情报推测道:“是不是她不想读理科了啊?”
不愿意读理科,所以月考的时候反应才会这么大。
稍微自恋一点的话,也许杨子溪是为了自己才留在理科班的,所以才会对自己过敏。
不管从学习模式,还是从人生目标来看,杨子溪都该去转文科。理科班对杨子溪来说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总不会是常易吧。
不过晏海清只敢在深夜里幻想一下,并不敢当真,也并不敢作为依据告诉程彩丹。
程彩丹困惑地摇了摇头,道:“不至于啊,这些事情都随她自己,她没这方面的压力。也许是有什么不能告诉我和她爸的东西吧,比如偷偷谈了小男友什么的。”她看着晏海清,问:“海清,你知道小溪交男朋友了吗?”
晏海清一惊,连忙摇了摇头。
那些夜晚才会浮现出来的自恋情结又蠢蠢欲动,逼迫着晏海清承认:自己就是杨子溪生病的根源。
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时候,幻想着一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比如不费吹灰之力考上清华,比如突然有一位温柔多金的土豪深深爱恋自己。人们大多知道这是假的,任由它带给精神片刻的欢愉之后便重新融入现实。
晏海清本来以为自己也能分清,可这一刻她忍不住深想……
要是杨子溪真的是因为自己呢?
若不是因为自己,怎么会见到自己就吐出来?
杨子溪总是气定神闲地站在前方等待自己,带着某种不符合年龄的睿智和成熟。她总是在包容自己,甚至包容到了……让杨子溪自己都反胃的地步。
晏海清刚刚做出决定,要踏出步伐勇敢地追逐杨子溪。结果转眼出了这样的事情,晏海清也有一点措手不及。
她的心里涌出莫名其妙的愧疚感,仿佛没有自己的话,杨子溪就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是自己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