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非常讨厌心理医生。
在那个梦里,她不仅无法向晏海清自证,甚至都不能够确认自己的存在。
她企盼许医生能够为她说说话,不管是说服晏海清,还是帮她找回存在的实感,只要许医生能够稍稍肯定她,她也就能够心安理得地继续“存在”着。
可是许医生每一句话都是否定。站在许医生自己的角度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杨子溪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念头。
她再也没法相信心理医生了。
或许许医生的职业素养过硬,但唯物主义让她的立场很偏颇。杨子溪已经亲身经历过超自然,因此并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心理医生。
可杨永还是为她安排了心理医生。因为怕她反应过大,还嘱咐心理医生扮作刚刚毕业的护士跟她套近乎。
杨子溪感动于杨永的贴心安排,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护士姐姐”。
原因无他,这位心理医生正是年轻版的许医生。
这还真是……孽缘啊。
许医生一如梦里那样亲切,让人忍不住想要倾诉。就几天的功夫,程彩丹已经跟许医生打成了一片,到了能够分享口红色号的地步。
可杨子溪的嘴巴却怎么都撬不开。
她不愿意跟许医生说话。
一看到许医生,她就想到了那个宽敞明亮的咨询室。
若她是二十五岁的杨子溪,有某种不可说而隐蔽的心理问题,那她一定会选择许医生的工作室,因为装修简洁,品味高雅,很添好感。
可她看见许医生,心中却生出浓浓的疑惑。
许医生与梦里一模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现实与梦境两相佐证,叫杨子溪越发糊涂了。
在梦境中,她以为梦的内容才是真的,换言之,晏海清的怀疑才是世界的真正谜底;一旦回到现实,她又想要去否定晏海清的一切。
……连带着讲现在的晏海清也否认掉了。
她潜意识里拒绝有关晏海清的一切,借此自我保护。可她的潜意识分辨不出来现在的晏海清与以前的晏海清有什么区别。
晏海清们长得一模一样,拥有一样的血脉、一样的基因、一样的原生家庭。这些东西是塑造人格的重要基础,就算杨子溪再怎样试图区分两个人,也无法否定她们具有的绝对同质性。
更何况,她现在拥有了跟晏海清一样的心理辅导师。要是那只是梦境的话,为什么会梦到素未谋面的许医生?
杨子溪戴起冷漠而疏离的表情,并不怎样与许医生交心。
许医生倒也不气馁,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刚毕业的有些热情的小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