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消化一下杨子溪说的话。
杨子溪的叙述逻辑清楚,但是情绪激动。
这两项加在一起,让她真的很像一个偏执的精神病患者。
晏海清有丰富的精神病患者相处经历,她知道在患者的眼中,事物是由不同的事物呈现出来的。她们拥有完全不同的另一套认知体系,因此说的话往往也能自圆其说。
就像现在的杨子溪一样。
杨子溪念叨着重生、灵魂之类的事情,听起来神神怪怪的,眼神狂热得很,像是不断重复着:【你信我呀】。
结合她叙述的内容……晏海清觉得有点害怕。
灵魂真的存在吗?人类真的能够逆转时间吗?
杨子溪又真的是从十年后来的吗?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表情将信将疑,这让杨子溪更加急于寻求认可。
杨子溪道:“是不是很假?”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确定梦里的那个是我吗?”
晏海清觉得那不像自己,她怎么也不能想象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杨子溪的叙述里语焉不详,没说自己怎么发家的,只说那么多年后功成名就。
也许这个梦只是在重现杨子溪的潜意识,而自己在杨子溪眼里就是那样的人?
这个念头让晏海清有些挫败。
杨子溪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确定。”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眼睛,说:“她经历了很多事情,跟你不太一样……”
杨子溪不愿意把事情全部告知,她不愿意说晏明的胜利,不愿意说晏柔柔的死亡。她怕晏海清会觉得痛苦。
“也许只是你迷糊了,所以做梦……我没法想象我变成那样。经历什么才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晏海清说,言语之中似乎并不相信杨子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杨子溪只得深吸了一口气,道:“是非常、非常、非常坏的事情……”
“没问题,我能承受。”晏海清笑了笑,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就算经历了那些,晏海清也没有精神崩溃而反社会反人类,结果自己反倒害怕起告诉晏海清那些事了吗?
杨子溪突然发现自己把晏海清想得太脆弱了些。
那样艰苦的环境里,晏海清都能成长为努力勤奋乐观的样子,本身就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了。
杨子溪不由得为自己的过度保护而感到羞愧。或许正是因为这个,成年后的晏海清才这样轻视自己和清清的吧?
杨子溪整理了一下语言,握住了晏海清的手,道:“清清,上一世你继承了整个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