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立场不那么坚定,一个誓言,一句甜言蜜语,就能够解开所有的心结。
听到那句“喜欢”,晏海清的心就落了地,鲜活而雀跃地跳动起来。
她抿唇笑了笑,又问:“所以,你在梦里就是在跟十年后的我纠缠?因为她不喜欢我们俩?”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所以这段时间你就是跟十年后的我纠缠,因为她不喜欢现在的我们,所以你才在考场上晕倒的?”
晏海清翻了一个白眼,觉得自己实在不能理解杨子溪。
“换一个人这样看你,你会这么在乎吗?我觉得你也不像是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不就是被变态鄙视而已,你也能纠结这么多……”晏海清碎碎念道,表情有些郁闷,“我本来以为你是讨厌我,所以才一见到我就吐。没想到你是讨厌她。”
杨子溪一愣。跟她不一样,晏海清看上去丝毫不认为十年后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几乎完全是当成另一个人在看待了。
吐槽吐得这么狠……变态什么的,叫你自己真的好吗?
杨子溪觉得那个晏海清只怕要被气死了。
也许只有当事人才能这样笃定,因为晏海清是最清楚自己的人。
杨子溪道:“可那是你啊……”
是别人的话我才不管咧。
“我怕你不喜欢我对你这样保护,我怕你自己也想变得强大,我怕我拖累了你……你自己都这样说了……”杨子溪说。
“那你应该来找我啊,”晏海清说:“而不是跟变态死啃。你怕拖累我,你问过我愿意被你拖累了吗?”
晏海清又翻了一个白眼。
杨子溪的目光一秒也没有移开过,她看着晏海清翻白眼,竟然觉得有些解气……
晏海清你看,不光你瞧不上清清,清清也瞧不上你啊……
而且翻白眼的晏海清也未免太可爱了吧?
杨子溪瞬间觉得自己被这种诡异的萌点治愈到了,然后问道:“你愿意被我拖累吗?”
“不愿意。”晏海清却毫不犹豫回答。
“……”杨子溪:“???”
晏海清看了她一眼,说:“要说拖累的话,明明是我拖累你比较多……”
她已无意再叙述这一年多来杨子溪对待自己的真心,也无意再次剖析自己的感激之情,她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
晏海清问:“你真的觉得我拖累你了吗?”
杨子溪连忙摇头,道:“当然不,这是……”
晏海清打断了她:“给予帮助的人都没有觉得被拖累,反倒是被帮助的人矫情着‘不愿被拖累’?我并不会变成那个样子,所以我不会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