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要转班?!!”
晚自习快要开始的时候,常易才知道这件事情。
她刚刚吃完饭回来,额头上的刘海放了下来。由于长期夹在头上,放下来之后的效果更加惨不忍睹,但她毫无自知。
她震惊地盯着杨子溪,下午的时候她还在考虑着要怎么合理放置自己的那么多行李,结果晚自习的时候杨子溪就宣布:她要转去文科班了。
常易觉得自己有些不能接受。
成碧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漫不经心道:“这有什么,杨子溪本来就该读文科。”
倒没有该读文科这回事,杨子溪不过是终于相通了。
她看着常易,说:“文科可能比较适合我,我元素周期表都背不下来。”
这句话让常易没什么可说的。
杜宇也回头道:“啊,那你今天晚上就去文科班吗?你以后是不是不用学平面几何了。听说文科班的数学特别简单。”
杨子溪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我要读高一,到时候就是你们学妹了。”
这两排随即开始讨论起辈分问题,间或夹杂着对文科班女生的向往。
也不知道常易是不是生气了,半晌没有说话。
直到晏海清风尘仆仆地从奶茶店狂奔回教室,坐在座位上的时候,常易才开口:“晏海清,杨子溪要转班了。”
杜宇都没发现晏海清回来了,他回头看了晏海清一眼,道:“你下班了啊?”
晏海清点了点头,问常易:“怎么回事?”
她瞟了杨子溪一眼,叫杨子溪有些忐忑。
杨子溪想起来,自己做这个决定并没有告知过晏海清。要是晏海清现在从常易嘴里听到这个消息,那不就是小说里典型的【关于你的消息我却最后一个知道】吗?
杨子溪看了晏海清一眼,想阻止常易接着说话。
常易嘴快过大脑,说:“怎么,杨子溪没给你说过?”
常易很明显不愿意让杨子溪走,得知晏海清还蒙在鼓里,自然想要拉个盟友。
“你说杨子溪没事读什么文科,又不会的问你就可以了对吧,你们俩关系这么好。”常易语气有些激动道。
晏海清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看了杨子溪一眼,问道:“什么时候决定的啊?什么时候搬?”
语气平静,平静到杨子溪有些预测不准晏海清到底是什么态度。
未知最为可怕,杨子溪回答“出院之前”的时候,心如鼓擂。
成碧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人,咂咂嘴问了一句:“不是吧,你还真的没告诉晏海清啊?”
杨子溪横了成碧一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