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定在了周六。
杨子溪果真是个壕,请客的时候不止请了钟梨和石尧,还请了成碧和常易。
杨子溪本来还打算请杜宇,奈何杜宇家里管的严,一听说参加者是一票儿女孩子,就不放他出门了。
石尧十分不服气,道:“难道我不是男孩子吗?”
钟梨敲了石尧一脑门,道:“没见过你这么瘦的男生,给人家杜宇妈妈看,说不定以为你女扮男装呢。”
石尧捂着脑门,“你、你、你”了半天,最终也不敢反驳钟梨。
余下众人皆哈哈大笑,这种大家都懂的小暧昧和小退让,让高中生们有一种你懂我懂的甜蜜窃喜感。
常易跟钟梨石尧不熟,并不敢大肆嘲笑,只是抿唇看着这出闹剧,微微地弯了弯嘴角。
几个人去的早,去了之后就占了一张大桌子。身为请客的人,杨子溪自告奋勇去拿菜。
晏海清立刻跟在她身后,道:“拿三文鱼吗?我跟你一块。”
晏海清很快追上了杨子溪,走在杨子溪的身边,说:“又是周六,我已经好几周没去上班了,店长一直在问我怎么了。”
杨子溪笑着看她,说:“说真的,期末快要来了吧,你还是好好复习比较好。万一拿不到奖学金了,那不就亏大了?”
晏海清翻了一个白眼,道:“期中考试刚刚考完,大小姐。你是不是生病生得忘了这回事?”
杨子溪现在才发现晏海清其实还蛮喜欢翻白眼的,随口问道:“白眼翻得爽吗?”
“……”晏海清:“还行吧。不过你转班之后,还跟得上吗?”
杨子溪站在了三文鱼队伍的末尾,转过身跟晏海清道:“姐姐跟你说,姐姐当年可是考过哲学史97的,高中文科就跟常识一样,没问题!”她神采飞扬,说到喜欢的领域时,像是一个真正的年轻人一样。
晏海清却看着她,恍然大悟:“所以你总是自称姐姐对吧,叫我小妹妹也是因为这个?”
杨子溪:“啊?”
晏海清笑着摇了摇头,她想起那段时间自己曾为了杨子溪对待自己的态度而不爽,认为这是游刃有余的表现。而实际上,也许这只是对方心理年龄带来的思维定势而已,对于杨子溪来说,自己的确是小妹妹。
现在回头看看,那时纠结的细节其实并没有那么见微知著,只不过自己过于谨小慎微。
晏海清无意把旧时的纠葛拿出来说,她说:“那你能拿回个状元吗?”
杨子溪问:“你想要高考状元?”
晏海清忙摇了摇手,说:“我没可能,我是说你要不要。高中文科不是常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