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转去文科班之后,跟晏海清的联系就少了许多。
这本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高中生的友谊大部分都是靠着同班情谊而发展起来的。
杨子溪的学习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认真听课,认真背诵考点,这才发现自己之前把话说得太满了。
文科哪是光靠常识就能解决的,经过简化之后的知识背起来真是要人命,教条式的叙述毫无逻辑可言。
杨子溪无意抨击现行教育制度,私底下吐槽完后便投身进入到无限的背诵任务中。
日子终究还是有一些不一样了。
五班教室位置比较偏,上楼去十八班的话一般不会经过这里,但杨子溪已经在窗外看到好几次晏海清了。
晏海清来去如风,出现的时候要么是刚刚放学,要么是快要上课。总之一直处在赶时间的状态。
饶是在这样的争分夺秒里,晏海清也要抽空看一眼杨子溪,再笑一笑。
每到快要上课的时候,杨子溪总要停下背诵,看着窗外,等着晏海清出现。
这种等待竟然也有种迷之甜蜜感……
时间过得飞快,在朗朗读书声里,期末考试竟然不知不觉地来了。
杨子溪读文科,文科学生少,考场干脆设在了多媒体教室,跟理科班完全不在一片儿。
考试那几天,杨子溪手忙脚乱。她对这次考试完全没底,只能尽力试试,摸个底。
杨永的意思是,这次期末随便考考就行,万一分数实在太低,重读一个高一也行。
年轻嘛,总有试错的资本。
不过杨子溪并不想这样,她觉得留级有点丢人。而且要是真留级了,自己的这群朋友们到时候全享受大学生活去了,她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撑过高三的巨大压力的。
只有并肩齐行,才会逼迫着自己努力、再努力一点。
所以这一场考试她全力备考,一点也不希望留下遗憾。
由于地理原因,考试那两天她没有见过晏海清,也没有与钟梨石尧作伴,一个人单刷了这个副本。
等终于考完的那一天傍晚,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杨子溪穿得少,从考场里走出来就抱着胳膊了。她一抬头,一片雪花正好落在了额头上。
她突然有点想念晏海清。
跟她坐同桌的文科妹子也出了考场,站在杨子溪旁边感慨了一句:“好冷啊,还好晚自习放假,不然晚上回去的时候都要冻死了。”
杨子溪看了她一眼,感慨道:“是啊!”说完,她撒腿狂奔,冲着教学楼跑去。
同桌妹子在身后叫:“放学了,你还去教室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