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看的是时下的贺岁片。杨子溪看的昏昏沉沉,晏海清倒还是挺带劲的。
这是她第一次看电影,还有人请客,当然挺开心的。
看到一半的时候杨子溪已经要睡着了,晏海清朝旁边看了一眼,突然反应过来,没准杨子溪几年前就看过了。
明明是时下最流行的片子,旁边这个人几年前却已经看过了。这种感觉还蛮奇妙的。
杨子溪被沿海盯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小声说:“啊,完了么?”
晏海清摇了摇头,小声问:“马邦德最后怎么了?”
杨子溪笑了笑,说:“真的要剧透?”
晏海清想了想,却又拒绝了。她并不是想知道这部片子的结尾,因为半个小时之后,一切就都水落石出。她想知道的,是杨子溪对于这片子的态度,对于重新经历高考的态度,对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的态度。
当一个人被世界剧透过之后,会觉得世界很无趣吗?
晏海清没说话,扭头继续看电影。
对于杨子溪来说的过时之物,却是她正在经历的当下。杨子溪昏昏欲睡,自己加把劲,或许能将对方经历过的东西全部补起来。
电影完了之后,晏海清还沉浸在电影里,感触颇深。杨子溪看她那样就笑了,道:“要我给你找几篇影评看看么?”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你评价给我听听呗,我想听你说,你不是学哲学的嘛?”
“……”杨子溪:“我装起逼来我自己都怕,我怕你听不懂。”
晏海清毫不在意,说:“你倒是说啊。”
杨子溪倒没想过晏海清这么死缠烂打,愣了愣之后,回忆了一下上辈子看过的剧情,挑挑拣拣地说了一些接受度比较广的解读。
晏海清认真地听着,并不发表评价,末了问:“你自己的想法,还是别人的影评啊?”
杨子溪但笑不语,晏海清也就懂了,转而又问:“学什么专业比较赚钱?”
“金融,”杨子溪不假思索,“钱生钱最快了,好比你跟着店长炒股,刷刷刷就赚了两千。其次是互联网,要是能结合起来,那就更赚了。”
说到这里,杨子溪仿佛想起来什么,一脸严肃地问晏海清:“你没有再跟着店长炒股了吧?”
晏海清连忙摆手,说:“我哪还有钱炒股,上一次都把我吓得半死,再也不敢了。”
杨子溪笑了笑,摸了摸晏海清的头,说:“乖,现在不要玩钱,等你成年了,有资本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晏海清点了点头,一幅乖宝宝的样子,内心却在思考,怎么才能有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