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在人资部当实习生,带她的是一个长得有点胖的阿姨,整天笑眯眯的,看上去特别随和。
杨子溪则是跟在主编身边当秘书,说是秘书,事情也不多,就是跟着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跟各大印刷厂对接、怎么管理一办公室的各种人。
杨子溪搬了工位,坐在离主编最近的地方。办公室比较小,走个五米就到晏海清的工位了。
杨子溪来头大,就算顶着秘书的职位,也没人敢真的给她布置任务,同时也连带着晏海清像是来享福的,不像来实习的。
头两天无所事事,不管是hr阿姨,还是主编,布置的任务都只有两个字:熟悉。
一个只有二十六个人的小公司,能熟悉什么?杨子溪都快把杂物柜看出花来了。
hr阿姨闲来无事跟晏海清聊天,道:“你们都还在读高二吧,现在急着来实习干什么?”
晏海清笑了笑,说:“反正没有事情做,来看看。”
hr阿姨用小拇指指了指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杨子溪,悄声道:“小杨好像每天都睡不饱似的,为什么不在家里享清福?”
晏海清愣了愣,她总不能说是为了她吧。于是只好打着哈哈说:“感受上班的氛围吧,要我把她叫起来么?”
hr阿姨连忙摇了摇手,说:“小杨没睡饱,让她睡让她睡,没事的。”
正说着话呢,来了一个应聘的。hr阿姨站起来走去会议室,一边走一边道:“小晏来给倒杯水。”
晏海清站了起来,还没从座位上挪出去,就听见hr姐姐接着道:“算了还是小孙吧,小孙来,过来倒杯水。”
小孙是人力资源部另外一个正式职员,为人比较耿直,似乎早就不想在这小公司干了。
听见吩咐之后,小孙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
晏海清恰巧跟小孙对视一眼,对方一看见她就皱眉头,眼里的厌恶一览无余。
晏海清关切问道:“我去吧。我都站起来了。”
小孙避开眼神不看晏海清,小声道:“哪敢劳烦杨公主的朋友啊,还是我来吧。”
晏海清一顿,这才理解小孙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不待见自己,也懂了为什么hr阿姨不给她安排活儿了。
她默默地站起来,去饮水机处倒了一杯水。经过杨子溪的时候,她轻轻地推了推对方的肩膀。
杨子溪立刻从打盹中醒过来,眯着眼睛瞄晏海清,问:“怎么了?”
晏海清帮她理了理头发,手指轻轻地划过额头,最后在脸颊上点了一下。她笑着说:“你睡的头发都乱了。”
杨子溪连忙去捂自己脑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