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在帮小刘装车的时候,不经意地朝那边看了看。
小刘好奇问道:“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啊?”
杨子溪说:“我也不知道,看见血就回来了。”
小刘有些诧异,说:“都见血了啊……那还是蛮严重的哦。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报纸。”
杨子溪正在思考陆阳文的事情,她总觉得自从重生之后,陆阳文有些太神出鬼没了。
怎么到哪里都有他,她也没记得前世交集这么多啊。
正烦恼着,听到小刘说上报纸的事情,她终于想起来上一世为什么会认识陆阳文了。
似乎是陆阳文见义勇为上了个什么报纸,正好被杨永看到了。杨永觉得他人品不错,故招安之。而杨子溪去公司找爹的时候遇见过几次,一来二去慢慢有了联系,也就这样开始了追逐。
按照记忆来说,是高二寒假开始的,也就是说,上报纸的就是这次事件了吗?
杨子溪有种浓浓的无力感,似乎命运明目张胆地摆在棋盘上,而她掷骰子在此间行走,棋盘就这么大,不是今天遇上,就是明天遇上。
总归躲不过。
杨子溪看着走过来的晏海清,心想,这还真是躲不掉。
晏海清耸了耸肩,解释前因后果:“好像是帮人抓小偷,结果不小心把小偷弄伤了。”
虽说语气很遗憾,却没有再朝那边张望了。
比起陆阳文此刻处境,杨子溪对晏海清的态度更感兴趣。她试探道:“你就不好奇发生了什么?不去管后续了?”
晏海清说:“你连发生了什么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好奇后续?”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眼神瞟了瞟小刘,又把话咽回了口里。
杨子溪耸了耸肩,心说,这是因为我清楚发生了什么。
也是天命,这天杨子溪帮着护送小推车之后,主编对杨永的秘书提了几句,颇为夸赞。
当天晚上,杨永就开着车来接杨子溪下班了。
晏海清看在眼里,觉得特别羡慕。杨永身上担着一整个商业帝国,忙的不得了,对杨子溪却很上心,不管是多么细小的事情他都能注意到,多么细微的进步他都能参与。
杨勇开着车笑眯眯的,拍了拍方向盘道:“听说你们俩今天表现不错,来,请你们吃大餐。”
杨子溪率先钻了进去,晏海清也坐了进去。
经过下午陆阳文那地方的时候,地上还有血迹,干涸之后已经成了黑色,看着怪吓人的。
杨永皱了皱眉头,说:“这怎么回事。”
杨子溪解释道:“今天这里发生流血事件了,还没来得及洗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