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最近渐渐开始放权了。
她没有继承人,很多人劝她收养或者做试管婴儿,不过她都没有答应。她觉得自己没法尽到母亲的职责,干脆不要。
反正她没有什么情感上的需要。
守着这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带不走,散不去,不如就此放权。
因为一向强势的晏海清渐渐往后退,把决策权都交给下级,自己时不时出去旅个游什么的。
……外面都猜,晏总查出绝症了。
晏海清也不在意,她要是在意他人言论的话也坐不上今天的位置。
她的生存哲学十分简单:做自己。
人生只有一次,想做什么做什么。对了就继续走下去,错了输了被整垮了,那也只好甘愿受罚。
晏海清的商场做法一向很激进,常常孤注一掷险中求胜,还在最后都大获全胜。
许多人私底下都祈祷着晏海清做错一步,但是晏海清愣是没错过,每一次都精准地走在风口浪尖,然后赚得盆满钵盈。
她商场气运一向很好,后来她才知道,这是用情场气运补起来的。
尤其是杨子溪死之后,她的事业愈加如日中天。明明那时候她还饱受精神疾病的困扰。
晏海清自己清楚,她对于杨子溪的执念不能叫爱,说不定只是对于自己从未拥有过的生活的向往。
杨子溪生活优渥,衣食无忧,因此心态平和,做什么事情都有底气。
就“对生活充满期待和宽容”这一点来说,晏海清自己肯定做不到,因此也就更加羡艳对待一切都很从容的杨子溪,恨不得把所有的黑暗和欺骗都隔绝在外,就像是养一株珍稀植物一样。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敢亲自接触杨子溪。像杨子溪那样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人,就算自己强行接触了,大概也不会被认可、被喜欢。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杨子溪的确偏爱那些正面的、积极的、柔弱的品质。
像是梦里面的她自己一样。
许医生打来电话,确定她下周的咨询预约。
晏海清正养花儿呢,当即放下水壶去接电话。
许医生的声音响起来:“晏小姐,下周五上午十点钟,您有时间吗?”
晏海清轻轻地笑了一下,说:“现在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这就是在指她最近的变动了。许医生也都有所耳闻,闻言立即道:“感觉您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晏海清说:“养了一株花,也挺修身养性的。”
两人就花的事情聊了一会儿,晏海清就挂断了电话。
放权跟退休一样,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