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发现,杨永仍然存着招安陆阳文的心思。
她几乎都无力了,她不知道怎么跟杨永解释,说这个人未来是会变的,会为了某些事情背叛我们家的。
她可以把自己重生的事情告诉晏海清,却还没有做好告诉杨永的准备。
说不上是为什么,总之杨子溪怎么都说不出口。
因此在陆阳文的事情上也格外纠结。要是杨子溪直接说“我不喜欢陆阳文”,那就真的只能算是小孩子不懂事的任性了。
说来也奇怪,已近年关,杨子溪和晏海清所在的出版社里全员状态游离,在焦头烂额的忙碌里心不在焉,一边如行尸走肉一样完成工作,一边祈祷着放春假。
大学也早就放假了,陆阳文为什么还留在市里也是个迷。据杨子溪所知,陆阳文并不是本市人。
晏海清状态挺好的,大概是新鲜感作祟。不过不管她再怎么投入,春假也如期来临。
放假之前,晏海清拿到了工资,放在卡里让晏海清挺高兴的。她之前打的工都是短工日结,从未体会过“工资卡”的概念,所以真正拿到属于她的工资卡的时候,她很兴奋,还说要请杨子溪吃一顿。
不过杨子溪要跟着杨永回老家,只能含泪挥别这顿饭。
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杨氏集团的某个仓库被贼给撬开了门,偷了不少精密的仪器之类的东西,损失惨重。
杨永是在腊月二十八的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一片一共有二十八个仓库,装的都是单价较高的进口仪器。虽说安排了人值班,但过年招到的看守工比较少,两个人看管不过来,就被当地某些小瘪三钻了空子。
更可恨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仪器的价值,仅仅是当作废铁转手卖了,最后得到的也没有多少。
杨永接到电话的时候气得不行,当晚连夜开车回了市里。
他倒是也想随便叫个下属去处理,可下属回老家的回老家,态度敷衍的态度敷衍,杨永又被气得狠了,于是只能亲历亲为。
杨子溪在老家很是着急,也许是这一世让她对家族企业有了不一样的认知,她的责任感开始重了起来,开始关心杨永的事业。
对比起上一世游手好闲的甩手掌柜样,或许杨子溪真的是长进了。
没两天,杨永就回到了老家,说是事情解决了,正好回来赶上年夜饭。
亲戚们都很惊讶,追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仓库被盗之后,看守员迅速地报了警,警方行动力惊人,在收废品处抓获了正在倒卖“废铁”的瘪三们。
杨永追回了损失,紧接着就在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