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假过得不愠不火,没有去年的争吵,也没有去年的冷淡与疏离。
聊天短信积累了六百多条,晏海清忍痛抉择,删删减减保留了一百来条。
通话记录加起来也有好几个小时了,晏海清看着10086发来的催话费的短信,忧愁地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下个月省吃俭用一点。
数据如流水一般,没有记录下多少东西。就算努力回想,晏海清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跟杨子溪说过什么,反正话费就是涨了,似乎聊的东西都寡淡如水。
可人生大部分时候就是寡淡如水的。
春节很快过去,杨子溪从老家回来。这次她没法抄作业,在家里竟然老老实实地完成了一大半。
——虽说还是打着回学校赶的心思,但是愿意动笔去写,也算是进步的一种了。
回到市里之后,杨子溪才发现不对。
杨永百忙之中找到的除夕看守仓库的人竟然是陆阳文。
杨永对陆阳文赞不绝口,私底下跟杨子溪评价说:“这孩子,人老实又上进,还有责任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杨子溪再次重申:“爸,你感谢他过年的时候愿意守仓库,钱给多一点就好了。总之不能让他进我们家公司。”
杨永惊讶道:“小溪,这话你跟我说了两遍了,到底是为什么?”
杨子溪急得跺脚:“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现在可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为了蝇头小利背叛呢。”
话说,成年之后的晏海清应该也承诺不了多少钱吧。要是花了大价钱才挖陆阳文墙角,那还真是不值得。
杨永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正色道:“小溪,你平常任性也就算了。你莫名其妙看不惯小陆也没什么,你不能凭臆断朝人身上泼脏水,你这是欲加之罪,胡闹!”
杨永生气了。
杨永生气的结果,就是一连好几天不回家,回家也避开杨子溪,直往书房里钻。程彩丹做了饭每每都端进书房,然后悄悄跟杨子溪说:你去哄哄你爸。
哄杨永,怎么哄?
杨子溪突然觉得压力很大,想着找个人盯着陆阳文,随便找个错误把他开了。
但杨子溪不知道,杨永生气的另外一个效果就是,陆阳文被迅速地提升了。
仿佛是反弹一样,陆阳文的提拔速度甚至比上一世还要快,等杨子溪发现的时候,陆阳文已经成为了杨永的助理,随行处理各种事物,必要的时候帮着挡酒的那一种。
发现这件事情,是因为某一次杨家跟舒家家族聚餐的时候,杨永突然发现某个东西漏在了公司,于是打电话叫人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