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机流泻出动听的音乐,晏海清不知道那曲子叫什么名字,却很耳熟。
许医生笑着坐在晏海清对面,说:“晏小姐气色好了不少。”
“最近美容觉睡得蛮足的,也许是因为这个吧。”晏海清支着脑袋,朝唱片机那边看了一眼,道:“许医生生活很有情调,唱片机现在很难得。”
许医生淡然笑道:“我这是给晏小姐准备的,以为你会喜欢。”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挺好听的,不过我是庸人,听不出唱片机和车载音乐的音质有什么差别。”
“喜欢就好,载体无所谓。”许医生说:“介意跟我聊一聊你最近的梦吗?”
许医生做出了最为和善的表情,就为了放下晏海清的心防。
可这次晏海清根本没带着心防过来,她放松地靠在沙发上,道:“梦还在做,不过没那么叫人恼火了。”
许医生拿出了倾听的姿态,给晏海清递了一杯水。
晏海清将水杯靠在唇边晃悠,却并不喝下去。她眼神空灵,分明是陷入了回忆。她不说话,许医生也没有出声打断她。
“我梦到她们在认真读书。”晏海清说。
“大概是因为六月将近,客户家的小孩要高考,朋友圈里全在转这个,我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吧。我梦到她们上高二了,以以往从未见过的干劲在读书。”
“我高考那段时候正好被收养,失魂落魄的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连高考复习有几轮都记不清了。不过梦里特别真实,我还跟着学了几个物理公式。”晏海清说:“你说,她们认真学习有什么用处呢,杨子溪有资本没野心,另一个有野心没能力,都不是高考和大学能够帮上忙的部分。我考了三本而已,不照样成功?”
许医生十年寒窗出身,好不容易摸爬滚打才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跟晏海清倒是同属女强人型。她私人不太认可晏海清的观点,不过作为一位心理咨询师,她也并不会反驳客户。
可晏海清话锋一转,道:“不过两个人都不做妖了,认真学习的样子还是蛮激励人的。”晏海清笑了笑,表情宽慰:“许医生不要笑我,我叫助理买了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也在家里跟她们一块儿做题呢。可惜我不能参加高考,否则我还要跟她们比一比的。”
许医生随着晏海清一块儿微笑,道:“看上去,晏小姐跟梦境相处融洽。那么还会出现幻觉吗?”
晏海清说:“幻觉倒是不会有了。不过,之前看到的那些,还有我做梦梦到的这些,全部都是幻觉吗?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这一点了。”
“不,不是怀疑,倒不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