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蝉鸣阵阵。
杨永站在校门外,用毛巾擦额头上的汗。旁边有人递过来一瓶水,说:“女儿还是儿子?”
杨永摆了摆手,拒绝了矿泉水,却微笑着回答:“女儿,文科。”
那位家长默默地将矿泉水瓶收了回去,问:“那很省心吧,不像我家小崽子,整天就知道玩游戏!也不知道最后能考个什么学校哦……你家闺女成绩还不错吧?二模考了多少分?”
杨永笑了笑,说:“成绩一般,过得去。”
另一位家长道:“这就是很好啦,肯定比我家小崽子好。女儿争气就行!”
杨永点了点头,看了看手表。
还有十五分钟,高考最后一门就考完了。
杨永其实对杨子溪不太有要求,能考到哪里算哪里。可没想到杨子溪自己好像挺努力上进的,模拟考一次比一次好,杨永都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动力。
交卷的铃声欢快地响了起来,空旷的校园停顿了一会儿,不知道在哪个秒为界,潮水一般的喧嚣涌动起来。
考完了。
杨永的嘴角不自觉挂上了微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校门口,等着杨子溪出来。
高考完毕的少年少女们兴奋不已,不管考得如何,但是终归是解放了。
刚刚递水的父亲很快与他儿子会和了,他满脸笑容,对杨永说:“那我就先走了!”
杨永点了点头,等杨子溪慢悠悠地走出来。
期间杨子溪的手机响了好几次,杨永看了看,来自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常易、杜宇、苏伊伊、晏海清什么的。
杨永摇了摇头,把手机揣回兜里。
等手机响到第十遍的时候,杨子溪才慢悠悠地出现在校门口。这时候高考的学生都快散光了。她一脸淡定,看上去就是散了个步。
杨永笑着跑过去,拍了拍杨子溪的头,说:“你这样子,胸有成竹啊。”
杨子溪非常淡定地说:“是胸无点墨。”
“这孩子说什么呢。”杨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杨子溪说:“在里面干什么啊,磨蹭这么晚。同学都来了好几个电话了。”
杨子溪一边嘟囔着:“等人走完了,就不那么挤了呀。”一边查看手机,未接来电一长串,都要把屏幕占满了。
几乎所有熟悉的人都给她打了电话。杨子溪挑了晏海清的电话号码拨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
杨子溪还没来得及说话,晏海清那边就开门见山:“十八班班级聚会,你来不来啊?”
晏海清的声音很兴奋,看上去已经把考试忘在了脑后。
杨子溪立刻答应了,“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