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八日高考结束。
之后神魂颠倒地过了四天,时间便不知不觉到了六月十二日。
这是个普通的日子,晏海清却期盼了很久。原因无他,她过生日了。
前两个月,晏海清她们都在高考的地狱里奋斗。这时候终于过完了独木桥,个个都开始得很。晏海清也是在晏柔柔的提醒之下,才想起来自己快要过生日的。
晏海清来不及布置,刘叔叔却考虑周到,在家里烧好了一大堆菜放在冰箱里,又定了几个火锅,就等着她邀请朋友了。
“好好跟朋友们玩吧,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个高考的暑假。”刘叔叔说着看了看晏柔柔,笑得别有意味,“趁着两天,我跟你妈妈出去旅游。海清你能照顾好自己吧?”
晏海清当然能。
于是她开开心心地送别了刘叔叔和晏柔柔,然后联络了所有的朋友。
刚刚高考完,大部分人都无所事事。晏海清一招就来了。
晏海清看着家里满满一桌人,笑得开心极了。
杨子溪、钟梨、石尧、成碧、魏紫雨、常易、杜宇……
在她刚刚上高中的时候,她并没有想过自己能收获这么多朋友。
杨子溪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大蛋糕,摆在桌子正中央。盒子一揭开,大家才发现雪白的蛋糕上面用巧克力写了一行字:【献给晏海清的18岁】。
成碧一边往蛋糕上插蜡烛一边道:“晏海清还没满十八吧,要是我没记错,你九五年的吧?”成碧用征询的眼神看着晏海清。
晏海清一愣,也看向杨子溪。她以为杨子溪记错了。
杨子溪特别坦然,说:“马上就要进十八岁了,所以是献给十八岁嘛。这是故意的,设计,设计懂不懂。”
晏海清笑了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见成碧又道:“杨子溪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故意写十八的!你是不是等晏海清成年等很久了!”
杨子溪迷茫地看过去,“啊?”
结果成碧对她暧昧地挤了挤眼睛,说:“故意的,是不是?”
杨子溪就算不知道成碧在想什么,现在也懂了。她愣了愣,半晌蹦出来一句:“你不要教坏小孩子。”
杨子溪转头去看传说中的“小孩子”,却听见晏海清说:“不让她教,那你来教我啊。”
也不知道晏海清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成碧啪啪地拍了两下手掌,阴笑着说:“对对对!”
杨子溪毕竟人老姜辣,转头看向魏紫雨,问道:“紫雨姐姐,成碧成年很久了吧?你教了吗?”
成碧连忙要去捂魏紫雨的嘴巴,结果魏紫雨轻轻地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