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要选一个社团吗?”晏海清问杨子溪。
杨子溪眨了眨眼睛,望着手里的一堆传单,心特别累。她问晏海清:“你想参加什么社团吗?”
刚刚军训完,她们在校园里走了一圈,收了一大把传单。各式各样的社团都有,真是百花齐放。
不过杨子溪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像社团这种东西,大一的时候也许还能提起干劲,现在只想敬而远之。
这种消沉来自亲身经历之后的无聊,杨子溪经历过一次,自然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一条咸鱼。
可她知道,不代表晏海清也是一样。晏海清现在正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杨子溪,脸上写满了几个大字:
【我想去!】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侄女非要吵着买十块钱的泡泡水的事情了。就算跟侄女解释说“这个回家就可以做好了”,侄女也不会听的。
就算跟晏海清说,社团到最后都没什么意思,晏海清也一定不会听的吧。何况自己凭什么阻止晏海清体验生活呢?
“好吧,你想报什么?”杨子溪问,一边说话一边挑出了几个看着还比较靠谱的社团。
晏海清的手直直地指向了一张传单:“这个。”
杨子溪一看几乎要晕厥过去了,晏海清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不是别的,是马拉松协会。
杨子溪连忙摆手,说:“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晏海清不做声,看着她。
杨子溪坚持了一下:“我不去。”
两秒后叹了一口气:“好吧。”
杨子溪实在是受不了晏海清那个水汪汪的眼神了,也不知道晏海清到底知不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很大的冲击。
.
杨子溪没兴趣参加社团,因此在马拉松协会挂了个名,就当会费扔水里了。
或者说,最初她是这样以为的。
她以为晏海清只是心血来潮,对这个协会的宗旨很感兴趣,所以报着玩儿的。在杨子溪的设想里,大概两个月后就再也听不见这协会的名字了。
反正协会不都是这个尿性么,能留到最后的人非常少。
事实证明,她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晏海清是谁?晏海清这样有恒心有毅力的上进小同志,能跟她一样么?
晏海清从加入协会之后就坚持跑步,连续跑了一个月之后,已经有了协会核心成员的苗头了。
杨子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晏海清每天晚上跑步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看着,有时候偷个懒在单杠上坐着,看着晏海清一遍又一遍从自己面前经过。
直到晏海清的小腿上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