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再次25岁的时候,已经是她们俩在一起的第七年了。
这七年里,晏海清从一个高中毕业的青涩高中生,成功变成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最后又以优异地成绩毕业,开始自己融资、创业。
杨子溪觉得她们可能是到了七年之痒了,不然为什么她俩总是吵架?
大三为了晏海清毕业去向的问题吵架。杨子溪建议晏海清继续读研,最好是去留学,杨永先资助着,反正晏海清已经是半个杨家人了。晏海清则是觉得工作挺好的,她说她已经有了一整个创业计划,就等着大展拳脚。
大四上半学期为了杨子溪的去向问题吵,杨子溪放弃了保研资格,说是要跟晏海清一块儿创业。晏海清则认为杨子溪应该追求自己的梦想,继续去德国读哲学。
大四下半学期为了公司启动资金吵架,晏海清坚持要自己融资,而杨永强硬地要以资金入股。
二十三岁的时候为了公司的发展方向吵架。
二十四岁晏海清连轴转病倒进了医院,为这个又吵了一架。
如今二十五岁,杨子溪研究生快要毕业了,两个人为了是否读博吵得不可开交。
几次大吵的结果各不一样,两个人都做过妥协,磕磕绊绊走到现在,已经有点老夫老妻的意味了。
……虽然吵起架来还是惊天动地的。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去晏海清公司接对方过生日。她自己过生日,结果饭店、鲜花和蛋糕全是自己定的,因为晏海清实在是太忙了。
前台小妹一看到她就笑着打招呼,道:“杨小姐,来接晏总呀?”
杨子溪对前台笑了笑,说:“今天晏总下来吃午饭了吗?”
前台说:“今天晏总跟公关部开会,到现在都没出会议室的门。”
杨子溪眉头皱了皱,说:“又不吃饭。”随后气势汹汹地进了电梯。
晏海清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为了这事杨子溪也说过她很多次,吵架也有过,去年那架持续了一个月,就是因为晏海清一直不吃饭,把自己饿进医院了。
杨子溪想起来就气,一到楼层就气势汹汹地冲到晏海清办公室里坐着了。
晏海清的办公室紧邻着会议室,连接着的门又是玻璃门。几乎杨子溪一出现,晏海清就注意到了。
杨子溪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从皱眉头的方式就能看出来,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晏海清正在训产品经理,瞥见杨子溪的眼神之后,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随后道:“今天先到这里,明天拿新的方案过来。”
办公室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晏总没有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