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委员长一听到伞兵这个名字,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Ω虽然华夏由于国力、工业能力都较为弱小,对于伞兵这个才出现不久的兵种比较陌生,但这并不意味着将蒋委员长这个最高领袖对这个兵种一无所知。
伞兵又称空降兵,主要是以空降到战场为作战方式,其特点是装备轻型化、高度机动化、兵员精锐化。
在二战开始时,上百名德军空降兵举手之间就攻占了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埃本-埃马尔要塞,这场战斗彻底震惊了世界,从此以后世界各国纷纷组建起了自己的空降部队,作为后世过来的苏晋,在拥有了大批的运输机后自然也不会忘记这个兵种,并于194o开始秘密组建起了第一支空降部队。
虽然没有现成的教官和经验,但从后世来的苏晋是什么人?他可是后世有名的军事频道评论家,虽然没有在空降部队服役过,但平日里耳濡目染之下可以说他对于空降部队的体制、作用、优点和弱点的了解绝对不在这个年代任何空降部队指挥官之下,经过两年多的摸索训练,第三集团军的空降部队已经从刚开始的空降营展成了拥有两个空降团一个轻型火力营的空降旅。
说实话,今天生的一切是出乎了苏晋的意料之外的,但苏晋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一名毕业于非常优秀的参谋长。这位毕业于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的参谋长在知道了苏晋前往重庆参加军政会议后,有感于目前第三集团军功高震主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为了以防万一,他让参谋部的参谋们紧急制定了好几个预案。从一号预案到五号预案,预案号越是靠后就代表事情越严重,是以一接到运输机从广阳坝机场回来的执行第五号方案后,整个第三集团军都轰动了,整座城市很快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呜呜呜”
自从杭州被光复后,在第三集团军的经营下,杭州城的展虽然不能说一日千里,但用稳步展、安居乐业来形容还是可以的,但是往日里还算平静的生活却被响彻了全城的警笛声给惊动了,随着一阵阵警笛声的响起,很快一队队国民警备队的士兵便出现在了大街上,一辆辆满载着士兵的卡车呼啸着在大街上飞驰而过,不多时一架架飞机也开始出现在城市周边上空开始巡逻。
第三集团军突然摆出了这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立刻就把潜伏在这里的各方的间谍和特务们惊动了,军统、中统、日方间谍乃至美国方面的特工们纷纷开行动起来,尤其是距离杭州不到两百公里的苏州、上海等地的日军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以为第三集团军要对他们动攻击的他们先是战备命令,随后又向华夏派遣军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