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穿越后我就成了蛇精病最新章节!
除了如何逃出星球,还有一个问题是他目前最大的障碍,那就是,他所知的情报太少。或者他能够得到原身所有的记忆,或者月可以告诉他一些信息,否则他将继续身处迷雾,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完全处于被动。前者,他已经试了无数次,可惜收效甚微;后者,全赖与月的心情,而月对他似乎有很大意见,完全不愿意跟他交谈。
岳晓风叹口气,有种心力交瘁之感,找机会,必须跟月好好谈一谈,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相信他知道轻重。
在海上玩到中午,日头升到正头顶的时候,岳晓风才带着孩子们打道回府。午饭便用诺诺钓上来的鱼做了全鱼宴,吃完饭,一家人消了消食,一起躺在床上午休。岳晓风躺在最里面,中间是诺诺,月睡在最外面。诺诺很快便进入了梦乡,月闭着眼睛,看起来好像也睡着了,只有岳晓风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抬头盯着石壁上的字,伸出手摸了摸,口中默念:“慕,德。”
他希望自己能够想起些什么,可惜,还是不行。不知道是不是被吵醒了,月睁开眼睛看了看他,见他只是自言自语,干脆利落地闭上眼睛再次睡去。不过,岳晓风没有错过他眼中的一丝询问,从听到名字的反应来看,月肯定知道这个人,甚至跟这个人很熟悉。
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原身要刻下他的名字?为什么原身叫那些来送食物的人为“慕德的人”?是他囚禁了他们吗?他和原身又是什么关系?情人?仇人?岳晓风仔细回想着在原身记忆中看到的画面,原身是在分娩的时候提到了这个名字,他曾经觉得,这个叫慕德的人很可能就是诺诺的父亲,但……咦?诺诺的父亲?
岳晓风囧然想起自己曾经的猜测,诺诺和月长得很像,假如他们真的是兄弟,那么,月的母亲是谁?两个孩子,同一个父亲,不同的母亲,月对另一个兄弟亲切对兄弟的母亲厌恶……这样的情况,很难让人不去多想啊。
岳晓风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两次莫名出现在耳边的那句话:这就是给你的惩罚。
“惩罚”两字,加上月莫名其妙的厌恶,岳晓风无法抑制地脑补了一出狗血豪门大剧,整个故事的中心是一个叫慕德的雄性兽人,假设他有一名悍妻,有钱人都爱花,他也不例外,原身就是他在外养的一个情人,后来原身怀孕了,被妻子知道,妻子一气之下将原身囚禁在这样一个让人绝望的星球,慕德因为什么原因不敢违逆妻子,只能够每年送来食物,而不敢将他们接走,后来,慕德有了新的情人,这新的情人也有了孩子,为了不重蹈覆辙,他将这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