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穿越后我就成了蛇精病最新章节!
齐尧做好了早饭,正在喂诺诺,诺诺一边吃一边打盹儿,看起来困得可以。
早上醒得太早,起来又忙了大半天,一旦停下来,他几乎一秒都坚持不下去,只想睡觉,可是齐尧怕他饿到,一定要他吃完早饭,于是他只好一边犯困一边吃,大大的绿色眼睛合起来又睁开,合起来又睁开,最终抵不过强大的粘合力,眼看整张脸都要戳进碗里去了。齐尧哭笑不得,端过碗,把他揽进怀里,一勺一勺地喂给他。看见岳晓风和慕德进来,他一边喂诺诺一边招呼他们吃早饭。
岳晓风打起精神应了一声,盛了粥,在餐桌旁边坐下,拿着勺子,在粥里缓缓地划着圈。
“晓风,不要想太多了,这次多亏了你和慕德,我们几乎没有遇到牺牲。”
“?”岳晓风顿了顿,才突然反应过来,齐尧大概以为他跟上次一样,因为蚁灾的发生再次想起了父亲的死,又在为那件事情难过,他含糊地应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搅拌碗里的粥。
齐尧喂完了诺诺把他抱回房间安顿好,下来看到岳晓风机械地往嘴里塞着东西神情有些恍惚,慕德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轻声安慰着他。
他略有伤感地笑了笑,转身回了楼上,把这里留给他们。
岳晓风始终不能够平静下来,耳边总有“女性”、“消失”两个词在来回飘荡。慕德给他夹什么,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就吃了下去。在末世养成的好习惯,无论什么时候,一定以填饱肚子为先,换在末世前,心里被事情堵得满满的,他肯定连水都喝不下去,更不要说主动往胃里塞东西。
他并不喜欢逃避,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已经暗暗下了决断,无论最后听到的会是什么,他都必须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幸不会因为逃避而消失,只会因为无知而加重。而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只能够问当年的人。他想起徐淼临走前留下的手势,那是他们队伍的专用暗语,意为原地等待。
他伸手摸摸碗,温度正好,于是他放下勺子,两手捧起碗开始往嘴里倒。
慕德:“……”
“我吃饱了,回房里休息一会儿,你慢慢吃。”岳晓风一口气把粥倒进肚子里,对慕德点了下头,顾不得放碗回厨房,转身奔上楼梯回了房间。
他推开门,走到窗前,探头向外张望,没有人出现,也没有任何异样。于是他缩回了身子,他不知道徐淼打算做什么,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两步,最后,他搬了一把椅子放在窗口,然后窝进椅子,就这么注意着窗外。
慕德进来的时候,便看见他盘膝坐在椅子里,上半身放松地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