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三月,料峭春寒,长安。
清晨一阵小雨洗去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尘埃,前些时日山东传来秦王李世民大破反贼刘黑闼的捷报,似乎也随着这场春雨冲淡了人们对更前些时候战亡的绛州总管罗士信的伤怀。
对于罗彦来说,今天是个大日子。
尚未到卯时便起来,再三查点今日需要的文房用具之后,珍重地背起自制的书袋,踏上通往永安坊外考舍的路。
来到这个世界两个月,罗彦饱尝与亲友永诀的痛苦和对陌生环境的恐惧,终于在不久之前暂时放下内心的不安和苦楚,尝试融入这个世界。
是的,罗彦来自红旗下的新时代,而这里,却是初唐,李渊刚刚建立大唐四年。
作为一个拥有怀古情结的人,罗彦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无法更改的情况下,虽然不曾欣然,但还是接受了。毕竟,自己年轻的心也不止是一次梦想着仗剑走天涯。
能让罗彦欣然接受这个世界的真正原因,却是他大脑里那个莫名其妙的系统。
是的,不仅在穿越,而且带系统。这可是千千万万穿越众梦寐以求的福利啊。
比较幸运的是,不是什么山贼系统或者是造反系统之类的。作为一个连杀鸡都不敢的人,罗彦自信如果遇到这样的系统,绝逼跟自杀是没什么两样的。
还好,它的名字叫文宗系统。
自从有了它,罗彦睡觉都踏实了不少。
罗彦借用的这具身体有个特殊的身份——庐州来的应试士子。
科举从隋朝开始,到李唐一朝,其遴选人才和打破世家知识垄断的特殊意义让李渊很难舍弃。就在武德四年,李渊下旨开进士科和明经科。加上原本就有的秀才科和童子科,以及明法、明算诸科,可谓是花样繁多。
这个时候李渊还没有放宽应试条件,考生身份还是拘于生徒(国子监、修文馆、州县学馆学生)。很幸运的是罗彦就是庐州州学的生徒。
刚刚穿越过来的罗彦对这个身份很是蛋疼。虽然以前为了装逼背了不少唐诗宋词,但是进士科可是要考时务五道,诗赋那是加试。虽然进士科追求文章才华,但是罗彦根本不会啊。你要说放弃,那就更不行了,自打年前随着庐州上供的车马来到长安,吃喝都是庐州府提供的。你这会儿溜号,等着下大狱捉虱子吧。
何况,罗彦身无分文,除了硬着头皮上,那就只有饿着肚皮了。
还好,这个时候文宗系统出现了。
除了穿越到大唐的那天,罗彦铭记的就只有这一天。
月朗风清的那一晚,本来是去秦楼楚馆风流快活的好时候,同来的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