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听到系统的声音罗彦不知道有多高兴,尤其是看到任务内容之后。
显然这是红果果地送分啊,《嘉祐集》在手,就算是考试之前有人走过关系,也掩盖不了那些文章的光芒,甲等?那还不是囊中之物。
但是罗彦很快就陷入了迷茫。
是的,《嘉祐集》他本人背诵地无疑是滚瓜烂熟。但是真正临考的时候,到底要选择哪五篇,这是个问题。
凭罗彦现在的能力,文集中涉及到宋朝形式的文字他是没有本事去修改的。那么剩下可以选择的也就不多了。《权书》与《衡书》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但是真要全部都放上去,罗彦是舍不得的。
仅仅是一场进士科,就要把这最精华的部分送上去,考卷是给吏部的那些大人们看的,最多就是加几个国子监教授进来,自己能够得到的最大利益也不过就是得到进士科甲等。
《几策》不能取,《权书》《衡书》又舍不得。那么剩下的就是《六经论》《洪范论》《太玄论》和《史论》了。
选择呀,无疑开始了最痛苦的时候。
思来想去,罗彦最终决定选择《六经论》作为他人生的敲门砖。
此时官方划定的九经里边还没有《乐经》的份,刨除《乐论》之后《六经论》正好五篇。
《六经论》篇幅是不很长,但是那也是几千字的东西,饶是罗彦不用再打什么腹稿,直接就在行卷上书写,仅仅是写到一半,时间也过了午时。
早上仅仅匆忙吃了一点东西,此时此刻罗彦的肚子也开始闹腾。不得已停下笔,罗彦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枯坐了两个时辰。
初时还不曾觉得,随着手腕越来越酸痛,罗彦眉头也皱了起来。啥时候一口气写过这么多字呀,而且还是拿着毛笔。这么疯的后果显然就是自己也受不了,还好日落时分才交卷,这真要像后世两个小时考一场,罗彦不用人赶,自己提前就出去,直接不用考了。
甩甩手,拿起早就买好的胡饼狼吞虎咽起来。吃着这寡淡无味的食物,不禁就想起原本那个年代的各类食物,想到这里罗彦的口水就直流,倒是省了喝水的时间。
要说这个时候有没有好吃的食物,其实也是有的。然而对于现在的罗彦,那也基本上是等于没有。想吃好吃的?行呀,长安城最好的酒楼——天香楼就在永安坊。但是想要在天香楼吃一顿,没有个几贯钱是不用想的。罗彦摸摸快要干瘪的钱袋,不禁为往后的日子发愁。
不过撑到进士科发榜就行了,也就是七八天的事情,大不了厚着脸皮蹭吃蹭喝好了。
罗彦继续思考怎么才能吃好一点